最新网址:avegasystems.com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元尊 > 注释 第七百二十三章 天圣殿殿主
    轰!

    周元周身源气涌荡,一轮神府光环呈现在其死后,而此时的他,脸孔显得有些猖狂,那双目中,更尽是凶恶之色。

    天元笔呈现在其手中,明净的笔尖刹时化为黝黑之色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天元笔化为道道残影,而周元神府以内,雄壮的源气在此时毫无保留的迸发而出,其身躯也是绽开光线。

    此时现在,周元倾尽了一切的气力。

    但是,天圣殿殿主照旧不回身,只是那嘴角,掀起了一抹轻视,他摇了点头,淡笑道:“没想到蝼蚁急了,也会咬人呢?”

    他手指伸出,对着死后悄悄一点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那会聚了周元一切气力的尖锐笔尖,重重的点在了天圣殿殿主手指上,碰撞的刹时,如同是撞击到了一块万载寒铁之上。

    而周元的一切气力,都如同是没入了一个无底的黑洞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天圣殿殿主屈指一弹,弹在了那笔尖之上。

    那一刹时,只见得笔尖刹时被震散开来,化为有数毫毛软软垂落,一股没法描述的巨力如翻江倒海般的涌来。

    周元的手掌,刹时倾圯,鲜血溅射。

    天元笔也是出手而出。

    死后的神府光环感到到危急,呈现在了周元眼前,但仅仅只是对峙了一瞬,便是在那股可骇的气力打击下,爆碎开来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一口鲜血,间接从周元的嘴中喷出,而后他的身影便是如炮弹般的射进来,在那石梯之上翻腾了好片刻,刚刚停下。

    此时的周元满身鲜血,鳞伤遍体,若是否是其肉身有成,生怕早已被那股气力生生的扯破开来。

    不过绕是如斯,此时的他也狼狈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一个打仗,周元便是在天圣殿殿主手中落花流水,可见两边之间气力的庞大差异。

    血沫从周元的嘴中吐出来,披头披发,他嘴角的笑脸有些甜蜜,这便是源婴境的气力吗?公然是远非神府境可比啊。

    天圣殿殿主垂垂的转过身来,眼神冷淡的谛视着周元,道:“你的勇气倒是让本殿有些不测,不过惋惜,光有勇气,可转变不了甚么。”

    他再度伸出手指,指尖处,有着极其恐怖的源气会聚而来,引得空间倾圯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不过,就在天圣殿筹办下杀手的刹时,这虚无空间中,忽有愤慨的兽吼之声吼怒而起,下一瞬,一道金光巨影呈现在了天圣殿的上方。

    鲜明便

    是化为战役形状的吞吞。

    吞吞吼怒之间,那利爪狠狠的扯破而下,爪上有着黑光环绕纠缠,引得空间震颤。

    天圣殿殿主双目微眯,别的一只手掌猛的洞穿虚空,间接是狠狠的掐住了吞吞的咽喉,吞吞的利爪扯破过他的手掌,留下了一道道纤细的血痕。

    “嗯?”天圣殿殿主惊咦一声,在他的感知中,眼前的吞吞也不过只是神府境的气力,但却能在他的身上留下一点创痕,固然说这创痕微缺乏道,但也足以申明其不凡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倒是一头好牲口,恰好带归去看门。”天圣殿殿主一笑,顺手一抖,便是将吞吞重重的摔在了远处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而就在他将吞吞摔出的那一瞬,虚空恍如是悄悄一震,一抹鎏金光线悄无声气的掠来,直指天圣殿殿主眉心之间。

    当那一抹鎏金光线呈现时,天圣殿殿主便是有所发觉,他双目微眯,眼中擦过一抹惊奇之色,由于在那一抹鎏金光线上,他发觉到一种奥秘的动摇。

    那种动摇,不知为什么,居然连他都是心悸了一瞬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鎏金光线暴掠而过。

    天圣殿殿主双指夹在了眼前,将那一抹鎏金光线死死的夹住,鎏金光线在其指尖震颤,细心看去,此中恍如是一滴如血液般的工具。

    天圣殿殿主面无心情,双指间源气喷涌,将其化为虚无。

    他摸了摸眉心处,那边竟是呈现了一个小小的血孔。

    “成心思。”

    天圣殿殿主眼眸阴森上去,他看向了下方石梯的绝顶处,只见得那边,一位娇躯苗条的女孩,正眼眸酷寒的谛视着他。

    “明显不源气动摇,但却如斯的风险...”天圣殿殿主眼神阴冷如蛇,眼前的女孩,明显并非是多壮大,但修炼多年所带来的直觉,倒是让得他心里深处有着一丝不知何来的顾忌。

    “真是奇异...”

    “不过算了...既然你最风险,那就先处理你吧。”

    天圣殿殿主摇了点头,他伸出手指,悄悄的打了一个响指,澎湃的源气凝集而来,化为一柄源气光刃,那光刃哆嗦间,连虚空都被震裂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源气光刃悄悄一震,间接是诡异的消逝于原地,再度呈现时,已至夭夭的前方。

    光刃在夭夭的瞳孔中缓慢的缩小,她银牙轻咬,这一样是她第一次碰见如斯壮大的仇敌。

    以她此时的状况,还真是难以敷衍。

    可...真要逼到最初一步吗?

    夭

    夭的眼珠中,擦过挣扎之色。

    不过,就在那光刃疾掠而至时,一道身影,倒是俄然的呈现在了她的眼前,好像一座丰富的大山。

    那是周元!

    嗤!

    在夭夭那悄悄的愣神间,那一抹光刃,间接是洞穿了周元的身躯,泰半的光刃,从其胸膛处穿透出来,血雾喷薄。

    血雾感染到夭夭明净美丽的面颊上,令得她呈现了一些板滞。

    她望着眼前面朝着她,以背去硬接了这一记光刃的周元,红唇在此时悄悄哆嗦。

    周元也是垂头看了一眼穿透胸膛的光刃,而后抹去嘴角的血迹,他望着眼前的女孩,嘴角出现一抹甜蜜:“真是对不起,把你也拖到这险境中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固然一向都晓得你比我强...”

    “不过现在我承诺过苍渊师父,若是有一天我没法阻止别人危险你,那末最最少...他总得先从我的尸身下面踏曩昔。”

    夭夭眼眶恍如是在此时变得红了一些。

    周元忍着胸膛处传来的剧痛,沙哑的道:“是否是感觉很没前程?我晓得...我太弱了。”

    夭夭点头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前方,吞吞收回暴怒的吼怒声,不过天圣殿殿主顺手一拍,一只源气巨手狠狠的拍上去,将吞吞死死的弹压。

    天圣殿殿主望着下方的周元与夭夭,笑道:“真是动人的一幕。”

    “也罢,本日我就心善一点,让你二人,当一个患难夫妻吧。”

    他袖袍一挥,只见得有数源气光刃在其眼前构成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下一瞬,光刃洞穿虚空而出,直指下方的两人。

    感触感染着前方那扑灭之力的涌动,周元也是苦笑一声,而后他哆嗦着张开手掌,将夭夭护在死后,这是他独一所可以或许做的工作。

    而夭夭凝睇着他,冰凉的小手悄悄的抚摩着周元着染着血迹的面庞,苗条的睫毛上有着一滴晶莹哆嗦着顺着面颊滑落。

    “周元,你在我心中,但是一个豪杰呢...”

    她脚尖悄悄踮起,而后便是在周元那缩小的瞳孔中,悄悄的吻住了他的嘴唇。

    那一抹如玉冰凉,令得周元心尖一颤。

    “周元...这些年,感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有着轻细的声响,在此时传出。

    再而后,周元便是眼瞳蓦地收缩的见到,夭夭那光亮的眉心处,奥秘的封印光纹,恍如是在此时,垂垂的倾圯。

    她的封印,解开了。()

    .。m.

    

wenxintixing:biaodemudejianbaibu(← →)qianhoufanye,gaodi(↑ ↓)gaodigunyong, huichejian:qianwangliebiao

投保举票 上一章章节目次下一章 插手书签 报错欠更

document.writeln(""); document.writeln(""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