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avegasystems.com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元尊 > 注释 第六百九十章 武王!
    咚!咚!

    断龙江上,战鼓之声音彻,回荡于六合间,在那广宽的江面上掀起了惊涛。

    而大武那看不见绝顶的雄师,也是在此时起头展动起来,巨船升起船帆,好像巨兽普通,划破涛浪。

    杀伐之气,满盈六合。

    而大武方面的动静,立即也是被断龙城中的大周所发觉,立即城墙上也是响起了短促的战鼓声,有数军士皆是面庞寂然,身躯紧绷的握紧了手中兵锋与弓矛。

    一道道或强或弱的源气动摇,如一朵朵火焰般,在城墙之上绽开开来。

    城墙主楼上,周擎也是面色凝重的望着远处那大武方面的动静,明显大武要展开最初的防御了。

    “备战!”

    他手掌抬起,低落的声音,响彻城墙。

    卫沧澜手掌紧握蛇矛,满身源气暴涌,厉声吼道:“死战究竟!”

    “死战!”

    有数军士吼怒作声。

    在那一旁,黑毒王面色惨白,他望着远处大武那浩大如乌云般的军阵,头皮一阵发麻,喃喃道:“垮台了,这次必定垮台了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是被周元阿谁小子害死了。”

    卫沧澜看了他一眼,倒是懒得理睬,在其身边,卫青青贝齿紧咬红唇,低声道:“爹,咱们能有胜算吗?”

    卫沧澜缄默,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道:“如果最初我大周溃败,我会为你找寻机遇,你乘隙逃离,记得,家里另有你弟弟,以是你要活上去掩护他!”

    卫青青心头一沉,卫沧澜这么说,明显是感受大周已不机遇了。

    她眼眶微红,道:“爹,咱们一定就会输,之前不是有动静传来,周元殿下会赶返来吗?他现在但是苍玄宗的圣子!”

    那黑毒王插嘴道:“他赶返来能有甚么用?多一个太始境又能若何?送命吗?”

    他那语言间,布满着怨气。

    卫沧澜瞪眼他一眼,而后对着卫青青道:“傻丫头,殿下此时不回,倒还能够或许为我大周保留一些火种,以殿下之先天,假以光阴,必能屠灭武王,为我大周报复。”

    卫青青紧咬着红唇,心中有些失望,阿谁时辰,即使是灭了武王,但生怕大周也很难再重修了。

    咚咚!

    漫天的战鼓声不时的回荡。

    那一艘艘巨船敏捷的破江而来,以遮天蔽日之势,垂垂的靠近了断龙城。

    而当大武那连缀不时的戎行在逐步靠近时,只见得有着一道道身影升空而起,刁悍的源气散收回来。

    那些鲜明都是大武方面的太始境强人。

    此时,这些大武的太始境强人,皆是双臂抱胸,眼带玩味之色眺望着远处那一座重城,那番样子,明显并不将大周最初的抵当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断龙城上,大周的太始境强人,也是在此时爆收回一道道刁悍的源气,以做应答,但他们的面庞皆是显得非分特别的繁重,明显都是感受到了大武方面所带来的榨取感。

    那一艘艘巨船起头加速,停下,而后一切人都是见到,一艘金黄色的巨型战船,自那前方徐徐而来,所过的地方,其他战船纷纭让步。

    六合间一切的眼光,都是会聚向了那艘金色战船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们便是见到,在那金色战船最顶部,有着一方龙椅,而此时,那龙椅之上,一道身影闭目危坐。

    那道身影,身披金色龙袍,脸孔冷淡冷冽,龙袍翻动间,有着严肃满盈。

    当这道身影现身时,那漫天的战鼓声,都是在此时垂垂的减退,乃至于连江面上澎湃的波涛,都是在那等威压下,悄悄平复。

    六合归于宁静。

    那有数道眼光,皆是凝结在那道身影下面。

    城墙上,周擎的手掌牢牢的握拢,青筋耸动,那一对眼目中的冰寒与杀意,如同是要将那龙椅上的身影洞穿普通。

    那道身影,对他而言,实在是过分的铭肌镂骨了。

    昔时他们大周壮盛,威震大陆,恰是由于面前这个背叛,刚刚会致使大周倾圯,最初只能困守面前这荒僻一隅。

    并且,此贼不只夺了他大周江山,乃至还谋夺了周元的圣龙之气,致使他那孩儿饱刻苦难,而秦玉更是为了掩护孩儿之名,频频输血,致使本身寿元大降。

    能够说,面前之人,恰是灭国毁家的最大凶手!

    “武崆!”

    周擎死死的盯着那道身影,牙缝当中,有着布满着酷寒透骨的声音蹦出来。

    龙椅之上的身影,恰是现在的大武之王,武王武崆!

    在那有数道眼光会聚下,龙椅之上的武王,微闭的双目也是在此时徐徐的展开,那一刹时,有着惊人的源气威压间接从他的体内爆收回来。

    脚下的金色战船,都是在此时收回了嘎吱的声音。

    而在那前方,大武有数军士恭顺的跪伏上去,恍如是没法蒙受那种王者之威。

    “周擎,真是很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武王昂首,眼光远远的凝实着周擎,淡笑声如雷鸣般,砰然响彻。

    “窃国之贼!”周擎眼中尽是冤仇之意,寒声道。

    武王淡笑一声,道:“能干之辈,也敢居王位?周擎,你大周有本日地步,只能说是你能干。”

    周擎双目通红。

    卫沧澜则是在此时厉声喝道:“武崆,昔时你立下祖誓,百年内,大武不踏足大周一步,现在你这是想要违反祖誓?让全国人讽刺你无信?”

    武王双目微眯,淡然道:“如果你大周诚恳确当这偏隅小国,本王倒也不想理睬你们这群不幸虫,但你周擎还心存妄图,那本王也就只能鸡犬不留了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祖誓。”

    他的嘴角掀起一抹调侃之意:“你们真觉得对本王能有甚么限定吗?实在现在本王最初悔之事,便是昔时得了圣龙之气后,临时过分的高兴,将你等残兵抛诸脑后,不然本日,又哪另有这等费事?”

    卫沧澜满脸的喜色,咬牙道:“你违反祖誓,必有报应!”

    武王倒是摆了摆手,道:“弱者之怒,尤其好笑。”

    他眼神盯着周擎,有着高高在上般的傲视与仰望,道:“周擎,空话便不必多说了,你该当晓得我大武这次伐周的目标。”

    “你如果此时自裁于两军之前,我大武可战争领受大周。”

    他眼眸微垂,但是微眯的眼中,倒是有着滔天杀意满盈出来。

    “但如果你还死心塌地,那我大武,便惟有让你大周,血染江山了”

    

wenxintixing:biaodemudejianbaibu(← →)qianhoufanye,gaodi(↑ ↓)gaodigunyong, huichejian:qianwangliebiao

投保举票 上一章章节目次下一章 插手书签 报错欠更

document.writeln(""); document.writeln(""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