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avegasystems.com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元尊 > 注释 第六百四十四章 优势
    轰!

    狞恶的深黄色源气与那灰白的源气桀碰撞,打击波残虐开来,四周的密林间接是不时的被扯破开来。

    在那源气的对碰的地方,恰是楚青与姜太神的身影。

    此时的两人,气焰皆是桀得恐怖,那脱手之时,源气滔滔,威压满盈,粉碎力实足。

    这里的比武,论起气势,比起周元何处愈甚一筹。

    “冥圣掌!”

    姜太神体态冲天而起,而后一掌拍下,只见得灰白源气间接是化为一只满盈着森寒之气的巨掌,狠狠的对着下方的楚青拍下。

    而那掌印还不落下,下方的空中已经是起头倒塌。

    楚青昂首,他那双瞳当中,尽是锋锐之色,他望着姜太神那等守势,脚掌猛的一跺,面前那如针刺般的长长头发猛的囊括而出,好像尖锥普通。

    “荒刺!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玄色头发之上,深黄源气贯注每一根头发,远远看去,好像玄色尖锥,直冲而上,扯破氛围,与那拍下的巨掌碰撞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狞恶的源气再度迸发。

    两人的身影皆是一震,倒射而退,旋即敏捷的稳住。

    姜太神青丝早已飘散上去,先前两边比武了上百回合,但照旧是未能分出较着的输赢,明显,楚青的气力,也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“楚青,你这荒古之气,倒是上进不少。”姜太神淡然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冥圣节气,也是不赖。”楚青一笑,只是那眼中,却并不笑意,尽是凌厉之色。

    姜太神抬起头,望着这座庞大山岳的最高处,淡淡的道:“不过惋惜,你们那周元,底子就不是金蟾子的敌手,看来要不了多久,金蟾子就可以将其斩杀。”

    他似是随便,但心机倒是狠毒,试图以周元何处的战局,来摆荡楚青的心情,事实结果他们这类争斗,稍稍显现暴躁,就有可以或许被捉住马脚。

    楚青眼光抬起,凝睇着山顶,旋即发出,俊朗的脸蛋宁静如幽潭,道:“自从这位周元师弟进入苍玄宗以来,他哪次面临的敌手不是比他强?姜太神,你不领会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姜太神晒然一笑,并不在乎,也许在他看来,一个周元,并不资历真的让他去领会。

    “但愿当他被打死的时辰,你还能如斯说吧。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与楚青,姜太神何处震天动地般的消息差别,山腰处夭夭与詹台清这里,仿佛是要显得宁静一些,不过那种宁静之下,倒是有着浓烈杀机涌动。

    夭夭俏立于一座岩石之上,光亮的眉心有着浓烈的神魂之光闪灼,在那不远处,詹台清立于一颗树干上,此时她那俏脸上有些歪曲之色。

    由于先前她被一朵魂炎火苗击中,若是不是她体内源气猖狂的阻止化解,此时她的神魂都将会被重创,不过绕是如斯,照旧是有着一些温度传进神魂中,发生了猛烈的灼痛。

    那种灼痛间接源自神魂,凡人底子难以蒙受。

    “活该的女人!”

    詹台清紧咬着银牙,猩红眼眸带着浓浓的戾气锁定夭夭,在其周身,血红的源气不时的翻滚。

    面前的夭夭,固然源气淡薄,但那神魂之力倒是强得让人心惊,最为辣手的是她竟然可以或许凝练出一丝丝的魂炎,这让得詹台清非常不堪设想,事实结果魂炎但是要神魂踏入化境方才可以或许凝练而出的!

    虽然说夭夭凝练的魂炎,还不算是完全形状,但即使如斯,对她这类不曾踏入神府境的人而言,照旧是极大的要挟。

    “你那小情郎,生怕很快就要被打死了!”詹台清嘲笑一声,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她的筹算与姜太神千篇一律。

    不过对她的嘲笑,夭夭倒是连眼眸都不曾抬一下,她晓得周元对上金蟾子,必然会是一场辣手的恶战,但若是说此地谁对周元最为的有决定信念的话,生怕没人会比她更高。

    她对周元过分的领会...以是,峰顶上的战役,终究事实是谁笑到最初,还犹未可知。

    “我感觉,你此刻最好仍是先关怀一下,你甚么时辰会被我打死吧。”夭夭眼眸微垂,眼珠中有着寒光凝集,她玉手一抬,只见得周身有着有数巨石被神魂之力驮负而起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下一刻,那些巨石间接是在神魂之力的趋向下,遮天蔽日的对着詹台清暴射而去。

    并且,在此中一些巨石当中,似是有着有形般的火苗,悄悄擦过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在那有数道眼光投注的峰顶之上。

    金蟾子双臂抱胸,眼神淡然的望着那倒塌的山壁,淡笑道:“你可以或许肉身,神魂皆是有所小成,倒也算是本事,不过惋惜,没甚么感化。”

    在金蟾子看来,周元三种气力同修,其实是显得有些风趣与好笑,有那时候与精神,专攻一项,就如那周小夭的神魂普通,当强到必然水平时,就连他也都是头痛万分。

    “小子,别躲在何处丢人现眼了,此战即开,你就没了畏缩的机遇了。”金蟾子调侃的笑道,先前那道守势,虽然说压抑了周元,但后者肉身也算是有所小成,死不了的。

    固然,那是之前,若是持续斗下去,死不死,那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金蟾子的眼中,也是有着杀意吐显露来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声响落下,那山壁倒塌处却照旧是宁静,这让得金蟾子嘴角的挖苦嘲笑愈甚,道:“缩头乌龟,是被我突破胆了吗?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其声落时,葱茏的源气吼怒而出,化为一道匹练,间接狠狠的对着那山壁倒塌处轰去。

    何处滚落的巨石间接是被轰碎开来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而巨石爆碎间,忽有一道拳光狠狠的轰出,与那源气匹练撞在一路,马上打击波残虐,将四周的巨石尽数的震碎开来。

    那道身影,也是悄悄一颤,旋即将那源气匹练破开。

    金蟾子双目微眯的望去,只见得此时的周元立于碎石间,而在他的身材外表,有着一道奥秘的光影笼盖,那道光影面前,另有着两道光翼舒展,六合间的源气源源不时的涌至,而后颠末那奥秘光影通报进入周元体内。

    “哦?若是我没猜错的话,这应当是苍玄宗七大术之一的太玄圣灵术吧?”金蟾子慢悠悠的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这家伙,还真是有些门道呢,竟能将此术修成。”

    “怎样?觉得修成这道源术,就可以填补你我之间庞大的差异吗?”金蟾子摇了点头,眼神同情的盯着周元,道:“你仍是这么无邪。”

    周元搽去嘴角的一丝血迹,面无心情的看了金蟾子一眼,语无波澜:“金蟾子,你欢快得太早了。”

    他蹲下身来,伸脱手掌,悄悄的与空中相碰。

    周元触着空中的掌心间,奥秘的圣纹,徐徐的显现出来,马上大地起头震撼。

    地圣纹!

    真实的战役,此刻才方才起头呢!

    

wenxintixing:biaodemudejianbaibu(← →)qianhoufanye,gaodi(↑ ↓)gaodigunyong, huichejian:qianwangliebiao

投保举票 上一章章节目次下一章 插手书签 报错欠更

document.writeln(""); document.writeln(""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