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avegasystems.com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元尊 > 注释 第六百四十一章 两女
    在那六合间有数道赞叹的眼光当中,楚青立于一座参天古树树顶之上,那披垂上去如针刺般的玄色长发悄悄摆动,闪灼着森冷的光芒。

    此时的楚青,气焰大变,之前的那种慵懒与放荡不羁尽数的散去,双目当中,尽是锋锐。

    “楚青,你这般形状,真是很久不见了。”姜太神眼光投射而来,缓缓的道。

    楚青咧咧嘴,笑道:“姜太神,上一次你幸运取胜,这一次,说不得就没那般命运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姜太神不置能否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大白,若是说苍玄天这年青一辈谁还可以也许对他形成要挟,那末楚青是独一之人,后者虽然说源气星斗数目比他略微少一点,但到了这个条理,那一点的源气星斗已代表不了甚么。

    本日这场较劲,就连他,也不会等闲的懒惰。

    姜太神深吸了一口吻,双掌轻旋,马上灰红色的源气滔滔涌来,下一刻,他掌心蓦地一震,只见得那雄壮的灰白源气,便是被化为有数灰白的源气颗粒,闪灼着阴寒光芒。

    “冥粉!”

    姜太神眼神一寒,袖袍一挥,只见得有数灰白源气光粒吼怒而出,遮天蔽日的对着楚青覆盖而去。

    那些源气光粒,具有着极强的侵蚀之力,一旦落在肉身,间接是将血肉熔化,并且连缀不绝之下,平常人底子难以抵挡。

    楚青望着那吼怒而来的有数光粒,眉头微挑,下一刻,他死后那如披风般的黑发掀起,咻咻咻间,有数细如牛毛般的黑发暴射而出,好像一轮玄色风暴。

    嗤嗤!

    天空上,有数头发与光粒碰撞,迸收回低落的爆炸声响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不过两人这番气势的守势,不过只是摸索罢了,下一瞬,两人眼神刹时凌厉,脚掌一跺,脚下的参天古树间接被震碎开来。

    而他们的身影则是化为光影暴射而出,终究在那有数道震动的眼光中,自那虚空之上,狠狠的碰撞在一路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马上半空之间,有着狞恶非常的源气打击残虐开来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缓慢向前的周元也是感受到了死后那种惊人的对碰,眼光微闪,在他的感知中,姜太神与楚青的源气秘闻,都是超越了他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圣子榜第一与第二的气力么...公然恐怖。”周元面色略显凝重,即使是他,此时也不得不认可,若是他此刻就对上姜太神的话,生怕底子难以取胜。

    不过他有着决定信念,一旦他冲破到太始境九重天的话,就算是姜太神,他也不会再有涓滴的顾忌。

    周元很快的收敛了心神,由于他大白,这一次他的敌手,并非是姜太神。

    在那前方,两道光影疾掠而出。

    “姜太神与楚青比武了。”詹台清猩红的美眸悄悄一闪,而后她看向前方牢牢跟从的两道身影,道:“这两只老鼠一向随着,若是不处理掉的话,怕是难以放心取走玉璧。”

    金蟾子也是淡笑一声,道:“那就处理掉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选谁?”他看向詹台清。

    詹台清舔了舔苍白嘴唇,笑吟吟的道:“之前听李卿婵说,那周小夭仿佛有些本事呢?那我倒是很想尝尝,看看事实是我践踏她呢,仍是她践踏我?嘻嘻。”

    金蟾子撇撇嘴,道:“留一个周元给我,那也太没意义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谁让你排名比我靠后呢?固然只能拾捡被挑剩下的了。”

    金蟾子有些无法的叹了一口吻,只是那看向周元的眼目中,则是有些暴虐之色,道:“既然没挑选,那就只能是他了,算了,若是待得我将他擒下,先斩了他的双手双脚吧。”

    他语言随便,明显已经是将周元当作探囊取物的猎物。

    “留着他的命,到时辰让我玩玩,我但是和李卿婵说过,想要将那小子的血全数抽出来呢。”詹台清恼怒道。

    金蟾子随便的点颔首。

    詹台清见状,疾掠而出的娇躯便是停了上去,落在了一座巨岩之上,只见得其苍白小嘴微张,一道血光喷吐而出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血光之上,缭绕着浓郁的血气,而血光内,竟是一枚由鲜血凝练而成,大约寸许摆布的血针。

    那血针环绕纠缠着血毒,一旦被刺入体内,满身血液城市随之净化,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血针,直指夭夭而去。

    血针暴射而来,夭夭天然也是有所发觉,那绝美的玉颜上不甚么波澜,光亮眉心有着神魂之光闪灼,下一刻,有形的神魂之力暴射而出,也是化为了一枚神魂长针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两枚长针在那虚空中对碰,收回响亮之声,源气动乱间,皆是爆碎开来。

    “那苍玄宗的师妹,可要上去玩一玩?”詹台清娇声笑道。

    夭夭明眸看了她一眼,而后对着周元道:“此女就交给我来对吧。”

    不知为甚么,周元仿佛是从她的声响入耳出了一些寒意。

    周元点颔首,道:“”我去追那金蟾子。

    他们三人,早就分派好了相互的敌手。

    夭夭螓首微点,神魂之力驮负着娇躯,便是缓缓的落向了詹台清地点的那座巨石,而周元则是加快向前,追击金蟾子。

    詹台清望下落上去的夭夭,眨了眨眼睛,道:“真是好标致的人儿,标致得我都是有些不忍心了。”

    詹台清对本身的相貌气质也算是极为的有自傲了,面临着李卿婵她都不减色,但眼下见到夭地利,倒是感受到本身有些被压抑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倒是加倍令得詹台清心中的扑灭**增强了,她想要看看若是当她将面前的人儿体内鲜血抽走时,她还能坚持着这般完善标致的小面庞吗?

    夭夭并不理睬詹台清那肆无顾忌的眼光,眼眸平淡,道:“你便是詹台清吧。”

    詹台清笑眯眯的道:“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夭夭盯着她,红唇微启,缓缓道:“我听李卿婵说,你说想要将周元体内的鲜血抽出来玩玩?”

    詹台清一怔,旋即嫣然笑道:“哟?本来那小子是你的小情郎啊?”

    她舔了舔苍白嘴唇,猩红的眼眸中,倒是透着森冷之色:“若是那小子落在我的手中,我简直是不介怀把他的鲜血抽出来玩玩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夭夭,悄悄歪头,娇笑道:“你很朝气吗?嘻嘻,别担忧,由于你跟他,会是一个了局的...”

    夭夭那清亮空灵的眼眸,看着詹台清,而后她悄悄颔首。

    “我对抽血没甚么乐趣,不过我感觉...把你的神魂抽出来,也许会更好玩一些。”

    她玉手抬起,光亮眉心神魂之光凝集。

    再而后,一朵有形的魂炎,便是在詹台清悄悄变色的眼光中,缓缓飘落,落在了夭夭苗条的玉手之上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她玉指悄悄一弹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下一瞬,有形的魂炎,暴射而出。

    有形之间,杀气腾腾。

wenxintixing:biaodemudejianbaibu(← →)qianhoufanye,gaodi(↑ ↓)gaodigunyong, huichejian:qianwangliebiao

投保举票 上一章章节目次下一章 插手书签 报错欠更

document.writeln(""); document.writeln(""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