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avegasystems.com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元尊 > 注释 第三百八十八章 怨龙毒迸发
    嗡嗡!

    洞府深处,一波波刁悍的源气动摇如同巨浪普通,不时的自周元体内迸收回来,全部岩穴深处,恍如都是在随之轻轻的震撼着。

    周元盘坐于青石上,周身衣袍无风主动,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残暴的金光,在不时的自他的体内散收回来,那是通天玄蟒气的光线,而跟着光线愈来愈猛烈,明显也就代表着周元体内的源气秘闻在敏捷的加强着。

    这比起半日之前,已经是刁悍了太多。

    明显,炼化这颗“源星丹”,让得周元获得了不小的益处。

    而周元这类源气酝酿,延续了半柱香的时辰,而某一刻,那种酝酿终因而到达了极限,周元紧闭的双目,蓦地展开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肉眼可见的金色光波蓦地迸发,横扫开来,撞击在山壁上,整座洞府都是在此时猛烈的抖了抖。

    周元双目中,金光灿灿,好久后,刚刚垂垂的收敛。

    不过那自其体内彭湃迸发的刁悍源气动摇,却是保持着兴旺的姿势,那等源气薄弱水平,已远非之前可比。

    “太始境,四重天!”

    周元的脸蛋上,也是有着粉饰不住的欢乐之色出现出来。

    在炼化了源星丹后,他总算是不出料想的冲破到了四重天。

    他内视气府当中,只见得此中一颗颗源气星斗闪灼,每颗星斗都是敞亮精明,明显是此中包含着薄弱的源气。

    一丝丝气流从那些源气星斗中升腾而起,如同是在气府内化为巨蟒之形,收回低低的嘶啸声。

    “一千两百颗!”

    周元心念一动,便是发觉到了气府中源气星斗的数目,立即不由得的兴高采烈,这一次的冲破,竟是让得他气府内的源气星斗,生生的增加了五百多颗!

    周元双掌轻轻握紧,感触感染着体内彭湃如怒龙般的气力,恍如此时的他随便一拳,便可以或许裂山分海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源星丹,如果不此丹的话,就算此次可以或许冲破,生怕源气星斗数目也达不到这类水平。”周元自语。

    凭仗着着一千两百颗源气星斗,周元自傲,如果再与徐炎比武,后者已不再可以或许凭仗着源气秘闻来压抑他了。

    周元心对劲足的自青石上站起,临时辰却是有些得意意满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不过,就在他满心欢乐的时辰,突然间耳中恍如是闻声了一道低落的龙吟声,这龙吟声与众差别,此中恍如是包含着无尽的怨毒,使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周元听到这道龙吟,先是一怔,而后猛的是发觉到甚么,浑身马上一颤,脸蛋上的欢乐在此时如潮流般的褪去,进而有着一抹惨白之色涌出来。

    他艰巨的徐徐垂头,看向了掌心,只见得那边本来占据的一团血红之色,突然在此时猛的迸发开来,如同是一条狰狞的血龙,从其掌心窜出,化为有数道血线舒展开来,令得他的手臂刹时就化为了血红之色,看上去极其的可骇。

    觉醒多年的怨龙毒,终因而在周元此次冲破的时辰,复苏过去了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道惨啼声自周元的嘴中传出,他那秀气的脸蛋在此时刹时变得歪曲狰狞,手臂上传出的剧痛,好像万毒噬心,那种疾苦,足以将人熬煎得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那种感受,恍如是有着一条毒龙在体内吞噬着他的血肉。

    周元跪倒上去,抱着血臂,满头大汗,面色惨白如纸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是在死死的咬着牙,冒死的运行着体内的源气,抵当着那怨龙毒的腐蚀。

    嘶嘶!

    不过幸亏周元现在不再是昔时那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,通天玄蟒气收回嘶啸声,不时的与怨龙毒碰撞,临时辰,倒也是可以或许竭力支持。

    不过,那怨龙毒存在于周元体内,可以或许吞噬其血肉,以是这类胶葛,只会令得周元愈来愈衰弱,最初被其完全吞噬。

    而就在周元红着眼睛死死抵当的时辰。

    洞府深处,有着一道倩影疾掠而来,带着香风离开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一只细微冰凉的玉手,握住周元的手段:“周元。”

    那是夭夭的声响。

    夭夭的玉手极其的冰凉,好像玉石普通,这却是让得疾苦得几近要落空明智的周元轻轻规复,旋即他便是伸出双臂,将眼前的人儿一把死死的抱在怀中,夭夭身上的气味,恍如有着平复的感化,临时辰让得周元贪心的吸收着,用以压抑体内的怨龙毒。

    他这一抱,浑身鲜血与汗水稠浊时,却是将夭夭那一身青衣感染得有些肮脏起来。

    而被周元死死的抱住,夭夭感受到有些微疼,柳眉轻蹙了蹙,如果平常时辰的话,生怕她早就将周元耳朵给拧了上去,但此时她看着周元那狰狞歪曲的脸蛋时,却有些下不了手,只能挣扎一下,道:“周元,你弄疼我了。”

    但是周元双目赤红,明显已经是听不见了。

    夭夭见状,只能玉指伸出,猛的点在周元眉心,神魂之力暴涌而出,带着声响刺向周元。

    “周元,凝放心神,运行祖龙经!”

    她的声响,在神魂之力的包裹下,间接是冲向周元脑海中。

    被她的神魂所震动,周元眼中的赤红终因而削弱了一些,那一刹时有着腐败规复,旋即他猛的一咬牙,仓猝在体内运行祖龙经。

    嘶嘶!

    在周元运行祖龙经时,通天玄蟒气恍如是获得了加持,起头驱逐着怨龙毒,临时辰他的体内,一片紊乱。

    只见得他的身材外表,金光与赤色相互的腐蚀着,一会打到左侧,一会打到右侧,猛烈非常。

    夭夭望着这一幕,玉颜微现凝重,这怨龙毒公然王道,怨气浓郁,普通的方法,底子就没法压抑。

    “这怨龙毒太王道,必须以一样王道的工具,才可以或许将其压抑。”

    夭夭美目微闪,旋即道:“出来。”

    在厥后方,吞吞一蹦一崩坏的跳了出去,跃到夭夭中间,奉迎的吐着舌头。

    而后对它的卖萌,夭夭无动于中,那一对美眸只是如有所思的端详着它。

    而在她的眼光下,吞吞则是感受到有些不妙,起头徐徐的撤退退却。

    不过没退几步,夭夭便是伸出苗条的玉指拎住它脖子上的肉,道:“周元好歹喂了你好几年了,你也该报酬一下吧?”

    “呜呜…”吞吞不幸巴巴的望着夭夭。

    夭夭面无心情的道:“把你的圣兽之血借点来,我要用其为前言,描绘源纹,帮他将怨龙毒临时的压抑下去。”

    吞吞闻言,马上猛烈的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夭夭间接抽出源纹笔,在它的脑壳上狠狠的敲了敲。

    “快点!”

    吞吞眼泪汪汪,不过却碍于夭夭的凶威,不得不从,只见得它爪子摸过额头上,一道血痕显现出来,而后就有着一滴滴闪灼着暗金色采的精血从伤口中升起。

    而跟着这些精血的升起,吞吞浑身的毛发都是黯淡了一些,收回冤枉的呜呜声响。

    “等以后再让周元好好弥补你。”

    夭夭看它此次丧失简直不小,这才作声慰藉了一声,而后玉手一握,那数滴暗金色采的血珠便是悬浮在了她的眼前。

    她手握碧玉源纹笔,美眸看了一眼一旁浑身鲜血与汗水极其狼狈的周元,红唇轻撇。

    “还好有吞吞,此次就算你命运好了…”

    

wenxintixing:biaodemudejianbaibu(← →)qianhoufanye,gaodi(↑ ↓)gaodigunyong, huichejian:qianwangliebiao

投保举票 上一章章节目次下一章 插手书签 报错欠更

document.writeln(""); document.writeln(""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