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avegasystems.com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元尊 > 注释 第两百八十一章 选脉入门
    圣源峰,一座偏峰上。

    青石铺就的广场上,此时人声鼎沸。

    在朴直的率领下,周元等诸多新入圣源峰的门生都是会聚在此,而此时,诸多目光,都是带着猎奇与畏敬的望向后方。

    在何处的高台上,三个蒲团高座,蒲团下面,盘坐着三道衰老的身影,在他们的周身,隐约有着澎湃的源气涌动,恍如大海,深不可测,给人一种没法描述的榨取。

    较着,这三位老者,应当便是圣源峰的三位长老。

    “中心那位是沈太渊长老,右侧的是吕松长老,最左侧的,则是陆宏长老。”朴直暗中给诸多新来的门生先容道。

    沈太渊长老一身黑袍,面色有些冷肃,给人一种极其峻厉的感受,而吕松长老则是身披青袍,笑哈哈的如同一个笑面佛普通。

    而那陆宏长老,则是面色平平,喜怒有形,只是那淡淡的眼眸擦过时,会有着似剑光般的锋铓一目了然,令得人不敢直视,严肃实足。

    而在三位长老的死后,还立着诸多身影,这些应当是圣源峰的门生,在他们腰间,都是环绕纠缠着黑带,金带,气宇不凡。

    不过,固然同为圣源峰的门生,但周元却是发觉到,三波门生仿佛泾渭清楚,中心与右侧的两波门生倒还好,可他们与最左侧的那批门生,却是间隔着一些间隔,并且偶然目光交汇时,仿佛都是有些火花在溅射,氛围并不算太好。

    而至于最左侧的那波门生,则是气焰要凌厉一些,眼中也是有着一丝傲岸,看向中心两波门生时,眼中时不断的擦过轻视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说他们人数要稍少一些,但论起气焰,较着仍是最左侧的这些门生更强大一些。

    在这三波门生最后方,都是有着数道气焰不凡的身影,在他们的腰间,环绕纠缠着紫带,鲜明是级别最高的紫带门生。

    而这些紫带门生中,又是蜂拥着三道人影。

    沈长老死后,是一位身段高峻的青年,他模样雀跃,眉宇间透着一股刚毅,在其周身,有着源气动摇如有若无的散收回来,很有气焰。

    这人名为周泰,乃是沈太渊门下的大门生,也是现在圣源峰最有资历合作首席门生的人选之一。

    吕松长老死后,则是俏立着一位白衣女孩,女孩面貌美丽,肤白如雪,鹅蛋般的小脸光亮如玉,她的身段尤其惊人,胸前隐约有着惊人的弧线,而到了腰肢时,又是蓦地收拢,相称的细微。

    四周诸多门生的目光,都是如有若无的对着她这里扫射而来。

    只是其俏脸很是的冷艳,再加上细微腰间环绕纠缠的紫带,令得众门生都有些孤芳自赏。

    她名为吕嫣,不只是吕松长老的门生,并且仍是其亲孙女,现在的她,已经是吕松长老门下最强的门生。

    而那第三位,则是立于陆宏长老死后,那是一位面无心情的青年,他双臂抱胸,五指略显干涸,指尖隐约的有着锋铓一目了然,如同剑光。

    他从始至终都是微闭着眼目,并不理睬任何人,不过每当有目光投来时,都是带着一丝丝的害怕。

    乃至强如那周泰,吕嫣,都是微带顾忌。

    这人名为袁洪,恰是陆宏长老门下最强门生,听说在那人材济济的剑来峰中,都能够也许排进前三,气力极其刁悍,乃是圣源峰这一代首席门生最无力的争取者。

    而这三人,便是圣源峰诸多门生中的最强人。

    “三位长老,新入峰的门生已带到。”朴直在此时上前一步,对着三位长老抱拳恭声道。

    坐于中心的沈长老面色寂然的点颔首,而后那峻厉的目光便是审视开来,沉声道:“既然你们挑选了圣源峰,那末从今今后,你们便是我圣源峰的门生。”

    “空话也未几说,现在咱们圣源峰,唯一三位授艺长老,而根据端方,诸门生可自在挑选。”

    跟着沈长老此话一落,场中马上宁静上去,诸多门生目光暗暗的端详着三位长老,双目闪灼,较着是在暗中考虑。

    而也便是在这缄默间,那位陆宏长老死后,忽有一道人影走出,那是一位金带门生,气焰凌厉,眼神也显得有些傲然。

    他环顾众门生一圈,淡笑道:“鄙人吴刚,诸位师弟应当晓得,咱们陆师乃是来自剑来峰,我等一脉离开圣源峰,负担着取回峰主印的重担,而这个重担,圣源峰已经是多年未能实现,以是看来只能落到我等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诸位师弟如果成心与我等一路负担大任,那自可入陆师门下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传开,马上在沈长老,吕长老何处的门生中引发了纷扰,良多门生都是面露怒意,由于吴刚话语中打压他们两脉的企图太较着了。

    沈太渊长老看了一眼陆宏长老,淡淡的道:“贵脉的门生,倒真是语言如剑,绝不包涵。”

    陆宏长老面白不必,他笑了一声,漫不尽心的道:“咱们剑来峰,本是修炼一口剑气,天然直来直往,锋铓毕露,还望沈长老莫要见责。”

    沈太渊暗自冷哼一声,但也不很多多少说。

    究竟结果指派陆宏一脉转入圣源峰,乃是掌教和几位峰主的抉择,他也无可何如,究竟结果谁让圣源峰这些年一向都不曾实现使命。

    只是如斯一来,如果真让得圣源峰首席门生落到了陆宏一脉,再让得他们取回峰主印,那他们圣源峰着两脉,可真是有些颜面无光了。

    沈太渊看向吕松,后者也是无法的摇颔首。

    圣源峰究竟结果不如其余六峰,这些年好的门生,首选都是其余六峰,这天然就致使六峰愈来愈强,而圣源峰的门生,则是愈来愈掉队,乃至现在,十大圣子,他们圣源峰连一席都占不到…

    在他们这边措辞的时辰,那吴刚的话语,已经是取到了不小的感化,究竟结果站在这里的诸多新门生,此中大局部都是被强行分派而来的,以是现在见到来自剑来峰的陆宏长老一脉,天然是惊喜若狂,究竟结果现在的剑来峰,在苍玄宗内,也是极其的热点。

    因而,场中门生一片纷扰后,几近泰半的门生,都是对着吴刚地点的标的目的涌去。

    而见到这一幕,沈长老与陆长老一脉的门生,都是面色不都雅。

    那位名为吕嫣的冷艳女孩,更是咬了咬银牙,有些怒冲冲的狠狠盯着那些门生,愤怒的道:“真是一群洁身自好的家伙!不要也罢!”

    那吴刚见到这般模样,也是面露满意的笑脸,而后他看向了场中剩下的门生,而这些门生,都是站在了周元死后,竟是要以他马首为瞻的模样。

    究竟结果现在的周元,乃是大典第一人,仍是有些号令力,其余门生见他也没挑选,也就挑选了临时的张望。

    吴刚目光扫了扫周元,眼中擦过一抹莫测的光,而后看向陆宏长老。

    后者双目也是微睁,淡淡的扫了周元一眼,但却并不亲身启齿,只是对着吴刚点颔首。

    吴刚见状,刚刚一笑,冲着周元道:“这位师弟应当便是此次选山大典第一位了吧?早就听闻台甫了,咱们陆师对你也是很是的赏识,虽然说你这个第一,乃是从陆风师弟手中幸运夺来,但你如果入了陆师一脉,以陆师的气度,自会尽力教诲你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,很是的轻挑,仿佛并不太垂青周元这个所谓的第一,反而给人一种能够也许让你入陆师一脉,乃是你的福分的意义。

    吴刚笑眯眯的盯着周元,道:“你感觉师兄我说得若何?可愿入陆师门下?”

    而此时,那沈太渊,吕松两位长老也是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他们死后,诸多门生,包含那周泰和名为吕嫣的冷艳女孩,都是将目光投射而来,较着,他们也早就晓得了此次有一个选山大典第一位离开圣源峰。

    这但是很少见的工作。

    面临着那诸多的目光,周元也是冲着那吴刚笑了笑,道:“陆师门下,宠儿如云,能够也许入此中,倒简直是侥幸之事。”

    听到周元的话,吴刚马上笑了起来,他嘴角轻撇了一下,仿佛是感觉这个选山大典第一也没甚么了不得的,等今后他入了门下,到时辰陆玄音师妹如果要来出气的话,却是能够也许将他丢进来。

    而那周泰与吕嫣见状,则是眼中吐露出一丝绝望。

    吕嫣更是冷声道:“此次的选山大典第一,也太没节气了一些,哼,上一代的选山大典第一,但是苍玄宗的楚青师兄,现在的他,已经是十大圣子之首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周元和他比起来,差了太多。”

    提及那楚青师兄的时辰,即使是冷艳如她,都是眼波出现点点波纹,似是有些倾心。

    “不错,你这小子,目光倒还能够。”吴刚指着周元,笑着点了颔首,道:“既然如斯,那今后…”

    不过,正在他任意的指派着的时辰,周元的声响,便是再度接着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过正由于陆师门下宠儿如云,以是我感觉我即使是去了,怕也只是如虎添翼,以是…我感觉也许其余凉脉,会更合适我一些。”

    吴刚的声响噶但是止,他的手指还远远的指着周元,脸蛋上的神气,则是一点点的凝结上去。

    

wenxintixing:biaodemudejianbaibu(← →)qianhoufanye,gaodi(↑ ↓)gaodigunyong, huichejian:qianwangliebiao

投保举票 上一章章节目次下一章 插手书签 报错欠更

document.writeln(""); document.writeln(""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