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avegasystems.com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元尊 > 注释 第九十五章 争议
    “背叛!”

    王宫当中,周擎面色乌青,拳头将桌面锤得咚咚作响,眼中尽是森森杀意,明显,齐郡中传出的动静也已到了他这里。

    在大殿下,另有着诸多将领与大臣,此时他们也都是面色变化多端,齐王有反心这些年几近人尽皆知,但谁都没想到,会在本日完全的迸发。

    “此刻齐王背叛,你们感觉该当若何?”周擎眼光审视上去,凌厉的看向众臣。

    他晓得,这些年皇室衰落,这些大臣将领中,也不免有人被齐王府所腐蚀,态度有所扭捏,事实结果谁都晓得,齐王府的面前,是阿谁大武王朝在撑持。

    这次齐王府会决议自主,说不定是大武王朝赐与了撑持,若是到时辰皇室真的被齐王掀翻,那末他们这些此刻伐罪齐王的人,怕也都是没好了局。

    因而,临时候,大殿内的氛围竟是有些沉寂。

    “王上,此刻齐王气焰凶悍,难以对抗,不如就将那齐郡等地割让出去,减缓其守势,尽可能媾和,免生争端。”忽有一道声响响起。

    世人望去,只见得那作声者,竟是柳侯。

    这柳侯便是柳溪之父,这些年和齐王府走得很近。

    周擎闻言,则是面色极其的阴森,他盯着柳侯,嘴角掀起一抹调侃,道:“根据柳侯之意,我不只不能伐罪背叛,反而还得割地乞降?”

    柳侯面白不用,他面临着周擎那吃人般的眼光,神采倒是自在,道:“那王上可有掌握,革除齐王?”

    周擎五指紧握,嘎吱作响,齐王府此刻已坐大,再加上大武王朝的撑持,此番兵变,一定是有几分筹办,以是就算是他,也不敢肯定真的可以或许弹压齐王。

    周擎双目微闭,他深吸了几口吻,平复着心中的情感,而后他双目垂垂的展开,眼中尽是森冷之色:“就算本王战死,也不会再与人让步。”

    听到周擎声响中的冷冽杀意,在场的人心头都是一凛,看来这一次,皇室与齐王府之间,必将要存亡一战了。

    “王上这是要陷咱们大周于水火当中啊。”柳侯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“此刻咱们大周的气力若何,王上自身还不清晰吗?凭大周的气力,顶多与齐王府不分高低,而那上将军卫沧澜,也是不听王命,坐守沧澜郡不出,想必这次也不会理睬齐王府的兵变。”

    “以是,强行而为,反而是让我大周水深火热。”

    柳侯的话,回荡在大殿内,让得诸多大臣将领都是面色昏暗,一些本来有所锐气的将领,也是士气降低上去,想来也是大白了此刻大周的场面地步。

    周擎望着大殿内低迷的士气,面色一片乌青。

    “柳侯的话,倒也是好笑,若是割地乞降,往后齐渊肯定步步紧逼,直到将我大周完全兼并,在我看来,柳侯之言,才是取死之道!”

    而就在大殿内沉寂时,忽有一道清亮的嘲笑声响起。

    从天而降的声响,让得大殿内的诸多将领臣子一愣,转过头来,便是见到那大殿门口处,一道苗条的少年身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周元殿下?”

    瞧得来人,一切人都是一怔。

    柳侯看了周元一眼,嘲笑道:“殿下幼年浮滑,天然做甚么都不想效果,以大周此刻的气力,拿甚么去和齐王府硬碰?”

    “我看殿下你仍是去后殿待着吧,这里是议事的场合,可不是混闹之地。”

    周元神采淡淡,道:“柳侯,看来齐渊并不将一切信息都让你晓得。”

    柳侯眼神一凝,道:“你甚么意义?!”

    周元眼神冷冽的盯着他,嘴角掀起一抹调侃,道:“你就不想晓得,为甚么那齐渊急切火燎的连齐王府都不敢待,就间接逃出了大周城吗?”

    柳侯讽刺一笑,道:“哦?莫非这还和殿下有关不成?”

    他本是语带调侃,但哪推测周元竟是点了颔首,道:“看来你另有些头脑,那齐渊还真是怕我提早返来,不然他就连逃出大周城的机遇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大殿内诸多大臣将军都是面面相觑,不过看样子,明显都并不将周元此话认真,你一个戋戋养气境的小家伙,也可以或许让齐王惧怕得不敢待在大周城?的确便是天大的笑话。

    “信口乱说。”柳侯嘲笑道。

    殿中,周擎也是皱了皱眉头,周元的话,的确显得有些骄狂,但他也是有些迷惑,事实结果周元以往的性质,不像是会空口鬼话的。

    那为甚么,周元竟会说出这类话来?

    周元不理睬那些眼光,只是侧过身来,视野看向大殿外。

    发觉到他的行为,大殿内连同周擎,都是将惊奇的眼光,投向门外。

    在那浩繁眼光的谛视下,忽有繁重的甲胄声响起,再而后,一切人都是见到,一道身披重甲的壮硕身影,踏着繁重的脚步,迈入大殿,最初在那大殿中心,单膝跪下。

    他徐徐的取下了头盔,低落的声响,回荡于大殿中。

    “末将卫沧澜,拜会王上!”

    哗!

    大殿内,一切人的眼光都是震动的望着那道身影,乃至连周擎也是猛的站起家来,难以信任的望着下方卫沧澜的身影。

    自从昔时黑毒王加害沧澜郡后,身为上将军的卫沧澜,再不曾进过大周城,也再不听过任何一次的王命调遣。

    一切人都感觉他将会挑选自主,但谁都没想到,在这齐王府颁布发表背叛的这一天,他竟会再次离开大周城,并且,仍是以这类臣服的姿势。

    那柳侯也是面色一变,若是卫沧澜挑选赞助大周皇室,那无疑是庞大的助力。

    只是,让得他感应不堪设想的是,为甚么一向都不听王命的卫沧澜,居然会做出如许的挑选。

    “末将以往死心塌地,幸亏殿下点醒,心中羞愧,望王上派我出征,征讨背叛!”卫沧澜沉声道。

    大殿内,一道道诡异的眼光看向一旁的周元,乃至连周擎也是眼神惊奇不定,他们不晓得,周元事实做了甚么,居然可以或许让得卫沧澜如斯表态。

    面临着那些惊奇的眼光,周元则是一笑,看向周擎,道:“父王不用忧愁那齐王背叛。”

    他伸出双手,悄悄拍了拍。

    因而,在那浩繁眼光的谛视下,一道黑袍人影,自那殿外走进,也是离开大殿内,单膝跪下,声响沙哑的道:“鄙人黑毒城城主,久闻大周威名,本日特来投奔,愿效犬马之劳!”

    黑毒城城主?黑毒王?!

    此言一出,大殿内马上哗啦啦的退开一片人,一切人都是呆头呆脑的望着黑毒王,明显对这个名字,并不目生。

    不过,在惊吓以后,随之而来的是满头脑的紊乱,明显这个场合排场他们有点看不懂了。

    这黑毒王乃是黑渊中的霸主,自身更是太始境的气力,这等凶人,说久闻大周威名要来投奔,这类言辞,明显是小我都不会信任。

    以是,周擎的嘴角也是轻轻抽搐了一下,大周的威名若何,他还不清晰吗?想要到达让一个太始境强人著名来投奔,那的确便是在白痴说梦啊。

    因而,大殿内的世人,在缄默了片刻后,眼光都是不约而同的投向那立在一旁的周元。

    搞出这个场合排场的,明显他便是始作俑者。

    不过,对这些眼光,周元则是置若罔闻,他只是看向那面色青白瓜代的柳侯,淡淡的声响,在大殿中回荡起来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,倒是再没人敢小觑这个少年人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不晓得此刻,柳侯是不是还感觉咱们大周须要割地乞降?”

    (月尾了,大师有票请投给元尊吧,感谢。)

wenxintixing:biaodemudejianbaibu(← →)qianhoufanye,gaodi(↑ ↓)gaodigunyong, huichejian:qianwangliebiao

投保举票 上一章章节目次下一章 插手书签 报错欠更

document.writeln(""); document.writeln(""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