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avegasystems.com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元尊 > 注释 第七十章 得手
    宽阔敞亮的房间中,时不时的有着一缕缕的黑雾升腾而起,带来的腥味,使人作呕。

    不过,房间中的世人,面临着这腥臭味,倒是并不表现出讨厌之色,反而脸蛋上都是有着欢乐之色显现。

    由于这代表着愈来愈多的瘴魔毒在被化解。

    卫沧澜眼神冲动的望着卫斌腰间,只见得那边的一团黝黑,已削弱了泰半,并且光彩也是变得淡化了很多。

    一旁的卫青青,也是玉手紧握,冲动得难以自禁。

    不过,固然冲动,但他们都不再作声打搅周元,由于此时的后者,脸蛋严厉,额头上不时的有着精密的盗汗显现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天元笔也是在不时的落下,由于承受着那瘴魔毒一次次的打击,这些源纹都是起头呈现了淡化的迹象。

    一些处所,更是有所破裂。

    以是他要不时的修补着,坚持阵型,不然一旦被瘴魔毒冲破,想要再度蛊惑出来将其围歼,就又得晋升难度了。

    周元眉心处,光线不时的闪灼着,那是神魂之力运行到了极致的表现。

    面临着这类同时操控八道一品源纹,一道二品源纹的阵型,就算是周元这虚境中期的神魂境地,都是有点吃不消,只能凭仗着韧性,咬牙对峙。

    汗水自额头滑落,滴入眼中,令得周元眼睛有点刺痛。

    忽有淡淡的香气传来,一只玉手握动手帕伸了过去,将周元额头上的汗水尽数的擦拭而去。

    周元眼睛一转,有些惊奇, 由于那手帕的仆人,居然是那卫青青。

    发觉到周元的眼光,卫青青也是抿嘴红唇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周元点了颔首,以示谢意,而后就将心神投注到那一道道源纹当中。

    时辰在迟缓的流逝,人不知鬼不觉间,竟已至晌中午分。

    而卫斌腰椎处,那团黝黑如墨的瘴魔毒,也已唯一半个拳头巨细,并且浓度已变得颇淡了,看这样子,完全化解,也是很快了。

    不过,就在世人松口吻的时辰,突然间,那团瘴魔毒猛的震撼起来,竟是如同发狂了普通,竟是分分开来,对着四周八方冲去。

    “糟了,这瘴魔毒要逃,它要暗藏到小斌身材深处去!”卫沧澜面色微变,这瘴魔毒公然辣手,一发觉到致命危急,竟是天性的寻觅着遁藏之法。

    如果让它再度暗藏下去,也是大大的隐患。

    “安心,逃不掉。”

    周元安静的说道,而后天元笔一点,只见得那一层层源纹忽的收缩开来,将那一切的门路尽数的堵死,而那一道本来在核心的“千蚁蚀毒纹”,也是挤入了出去,起头睁开反扑。

    一道道瘴魔毒四周打击,倒是毫无感化,最初被那“千蚁蚀毒纹”一口口的尽数吃掉,化为一道道的黑雾排挤。

    十数分钟后,当最初一道瘴魔毒消逝时,全数房间中,都是一片沉寂。

    呼。

    周元如释重负的吐了一口吻,刚欲站起,脑海中倒是传来了阵阵眩晕感,一个踉蹡就对着死后倒去。

    嗙!

    不过他的身材并不倒下去,而是撞进了一个温香软玉的地方,这让得他一愣,眼光一转,一个耀武扬威的兽脸就呈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那是吞吞在对着他吼怒。

    他再昂首,就瞧得夭夭一对清凉眼珠将他给盯着。

    “再不起来,就让吞吞把你给吞了。”夭夭红唇微启,道。

    吞吞对着周元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周元身材刹时站直,同时心中暗骂一声喂不饱的小牲口,常日里他那末多源兽肉干真是白吃了。

    “上将军,不辱使命。”周元揉了揉眉心,对着那照旧还坚持着沉寂的卫沧澜与卫青青笑道。

    “呜呜,小弟!”卫青青领先苏醒过去,猛的扑了上去,将那小男孩抱住,泣道。

    他们卫家这独苗,总算是保住了。

    卫沧澜也是手掌有些哆嗦,他抹了一把眼睛,而后看向周元,对着他深深的弯身一拜。

    “上将军快起,这大礼我可受不起。”周元赶紧将其扶起,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,话也未几说,这份恩典,我卫家记着了。”卫沧澜声响低落的道。

    在那一旁,从始至终都是紧绷着身材,紧盯着卫沧澜的陆铁山也是暗暗的松了一口吻,还好,殿下居然真的胜利了。

    周元笑了笑,道:“各持所需罢了,上将军不必如斯。”

    卫沧澜挥了挥手,有着侍女端着一个玉盒而来,而后他接过,亲身递给周元,道:“这外面便是那“吞源石”。”

    周元闻言,心中也是擦过一抹冲动,谨慎翼翼的接过玉盒,将其翻开,只见得此中躺着一颗大约巴掌巨细的灰黄色石头,石头高低有两孔,一大一小,小孔披发着吸力,将六合间的源气吸收而进,而后那大孔处,则是有着源气喷薄而出,能够感受得出来,大孔喷出的源气,无疑是要更加的精纯。

    公然是吞源石!

    周元眼中显现出忧色,将玉盒支出了天地囊,这吞源石,总算是得手了,接上去只需再搞到那四品蟒属源兽魂,他修炼祖龙经第一重的资料就筹办齐备了。

    这番忙活,不亏。

    “殿下,有关黑渊那座遗址之事,我以后会与你具体说说,你安心,既然我承诺了你,那末我定会倾尽尽力互助!”卫沧澜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上将军了。”周元大喜,有了卫沧澜的保证,那遗址之争,他就有了一些保证了,究竟结果在这片地区,最强的气力,上将军府便是其二之一。

    周元他们晓得此时这卫家沉醉在高兴中,以是也没多打搅,留给了他们相处的时辰,便是告别分开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“周元治好了卫斌?!怎样能够!”庄园中,齐昊猛的起家,满脸的难以相信。

    一旁的齐陵也是面色震动。

    卫婷苦笑着点颔首,固然她也感受到难以相信,但现实简直如斯。

    齐昊脸蛋乌青,拳头握得嘎吱作响,低吼道:“这个周元,竟敢坏我功德!”

    如斯一来,他在沧澜郡这一年的尽力,根基全数都白搭了。

    齐陵眼神阴森,道:“如果周元真的治好了卫斌,以卫沧澜的性情,很有能够会尽力赞助他夺得遗址。”

    “大令郎,这沧澜郡,咱们不能留了,不然会被卫沧澜监督住。”

    齐昊咬着牙,眼中尽是森森寒意,脸蛋狰狞:“卫沧澜,既然你找死,那我就玉成你!”

    他低声一声,判断的道:“走,先分开沧澜郡,那“火灵穗”咱们齐王府要定了,如果这卫沧澜敢帮周元与咱们相争,那我就要让他晓得,在我齐王府眼中,他卫沧澜,可没他想的那末主要!”

    他踏出门来,阴狠的眼光看向将军府的标的目的,五指紧握。

    “周元,你不要觉得有卫沧澜帮你,你此次就赢定了,如果你敢进黑渊,我定要你来得回不得!”

    “这火灵穗,是我齐王府看中的工具,你敢介入,这黑渊,便是你埋骨之地!”

wenxintixing:biaodemudejianbaibu(← →)qianhoufanye,gaodi(↑ ↓)gaodigunyong, huichejian:qianwangliebiao

投保举票 上一章章节目次下一章 插手书签 报错欠更

document.writeln(""); document.writeln(""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