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avegasystems.com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元尊 > 注释 第五十四章 告捷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两名太始境的强人比武,那等消息,堪称是地震山摇,全部广场都是在此时猛烈的颤抖起来,即使只是分散出来的余波,都令得有数人感应梗塞。

    而在周擎的怒喝声响起时,在那广场前方,忽有多量的禁军如潮流般的涌出来,不过同时辰,广场中,也是有着一道道身影伸向了怀中的兵器,并且隐约的,有着接近齐王的迹象。

    两边的人马,都是在防备。

    马上全部广场上的氛围都是变得肃杀起来,各方权势暗感震动,莫非本日,皇室与齐王府就要间接停战了吗?

    两边此刻明显都不筹办好,如果停战,一定引得大周内哄,同时引来诸多觊觎。

    周擎面色冷厉,雄壮的赤红炎雷气,源源不时的从其天灵盖咆哮而出,此中隐约有着雷鸣传出,占据在其上方的天空,开释着惊人的气焰。

    他眼神酷寒的盯着齐王齐渊,只需后者敢有任何的异动,他就将会脱手。

    而在周擎这如同鹰隼般的谛视下,齐渊脸蛋轻轻抽搐,固然眼中涌动着大怒与杀意,不过他事实成果也是枭雄之辈,晓得如果在这个时辰就与皇室停战,那末一定会是两全其美,到时辰平白给人做了嫁衣。

    因而,他深吸一口吻,那自其头顶咆哮而出雄壮源气,忽的倒卷而回,没入了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他那阴森的面庞上,也是显露了笑脸,冲着周擎抱了抱拳,笑道:“王上起火,我这只是临时心急,冒失的地方,还望王上包涵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又是看向石台上的周元,道:“先前如果惊吓到了殿下,殿下可不要见责才是。”

    周元望着齐渊面庞上的笑脸,心中不由得的道:“这齐王,还真是个枭雄,能屈能伸,怪不得给父王形成了这么大的费事。”

    周元的心中,对齐渊愈发的警戒,但面上倒是坚持着笑脸,尽是歉意的道:“不怪齐王,怪我先前收不停止,断了齐兄一臂,以是我才要赔个不是。”

    齐渊看了一眼抱着断臂还在惨嚎的其岳,眼角跳了跳,只得皮笑肉不笑的道:“拳脚无眼,总成心外产生,这只能说是齐岳技不如人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齐王可以也许懂得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”周元似是松了一口吻,欢乐的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齐渊笑了笑,而后眼光一闪,道:“先前殿下所发挥的,可是咱们齐王府的玄芒术?不知此术,殿下从何得来?”

    周元闻言,笑道:“前些时辰我在黑林山脉修炼时,曾有人想要刺杀我,不过被我反杀后,倒是在他的身上发了然这玄芒术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如斯。”齐渊恍然道:“前些时辰咱们齐王府遭受扒手,恰是丢失了这玄芒术,想来那攻击殿下的该当是那扒手无疑。”

    齐渊笑脸暖和,道:“还很多亏了殿下,不然的话,咱们齐王府可就要将此术丢失了啊。”

    周元眉头微挑了一下,这齐王还真是老奸大奸,一句话就想将玄芒术给讨要归去,哪有这么简略的事。

    立即周元感慨一声,道:“如果这玄芒术还在我身上,还给齐王府天然是理所该当,不过惋惜,前些时辰与源兽搏杀时,倒是可怜被那源兽一口咬碎,以是我就将它给扔了。”

    齐渊面庞上的笑脸一滞,拳头都是不由得的握紧了一下,周元这话,便是三岁小儿都不会信,明显,后者是摆了然不会将玄芒术偿还。

    但恰恰他却不几多的方法,除非此刻就与皇室翻脸。

    周擎见到这一幕,心中也是嘲笑一声,而后收敛了喷薄的源气,固然对齐渊的猖獗,贰心中也是极其的起火,但他一样大白,此刻还不是与齐王府停战的时辰。

    跟着两人的气焰收敛,那广场上紧绷的氛围刚刚垂垂的松缓上去。

    固然一切人都晓得皇室与齐王府对峙,但那最初一层薄膜终偿还不捅破,如果本日就在这里间接捅破的话,那末大周一定会动乱,到时辰一切人都没法防止。

    齐渊挥了挥手,有着两道人影掠上高台,将那惨叫中的齐岳扶持了下去,而此时,那在一旁的裁判刚刚回过神来,立即大声喊道:“甲院,周元胜!”

    “乙院人手丧失殆尽,这次挑衅,甲院告捷!当为本年诸院之首!”

    当裁判的声响响彻而起时,那甲院的诸多学生,马上喝彩作声,广场中,有数观战之人,也是收回了轰鸣的拍手声。

    那一道道眼光,皆是带着诧异之色,看向石台上的那道清癯的少年身影,谁都没想到,这个曾一切人眼中没法开脉修行的废殿下,居然可以也许做到这类水平。

    一些曾历了十数年前那件事的人,也是悄悄感慨,昔时那种灾难,居然都是未能将这位殿下完全的毁掉,因而可知,这位殿下的命格事实有多硬。

    只不过,周元事实成果丧失了他曾的圣龙气运,以是,将来他可以也许走多远,也是难以肯定的工作。

    事实成果,本来属于他的圣龙气运,现在已成了那大武的镇国气运,并且成绩了那一对昔时与他同时诞生,具备“蟒雀”之命的人,而想要从头夺回,凭仗大周的气力,生怕比登天还难。

    与甲院的喝彩声比拟,乙院何处,倒是一片的宁静,氛围烦闷,那乙院院长徐洪,面色乌青,如同将要迸发的火山普通。

    他间隔大周府府主的地位,仅仅只要一步之遥,本来本日事后,他就将会掌控大周府,但谁能推测,场合排场会变成如许。

    本来必胜的齐岳,居然会败在了周元的手中!

    在那一旁,昏倒曩昔的柳溪也终因而苏醒过去,不过当她在闻声裁判的声响时,俏脸马上一片煞白。

    “齐岳输给周元了?怎样能够?!”

    她呆呆的看向那石台上,只见得那边,周元负手而立,少年身姿挺立,清癯的面庞,也是在此时显得有着一种锋锐之气,使人不敢小觑。

    “怎样能够…他怎样能够斗得过齐岳!他不过只是一个废殿下罢了!”柳溪喃喃道,犹自另有些不敢信任。

    其余乙院的学生,看到柳溪这般样子,都是有些称心,常日里这柳溪骄气十足,从不将除齐岳的其余人看在眼中,就算是同为乙院之人,她都老是摆出头角峥嵘的架式。

    你之前老是说那周元殿下是个癞虾蟆,你底子就瞧不上眼,但人家现在倒是如斯的优异,优异到连齐岳都比不过的境界。

    看来先前那苏幼微说的也没错,跟周元殿下比起来,她柳溪,才是一个自觉得是的癞虾蟆!

    高台上,齐渊已经是晓得这次经营大周府已经是失利,面色有些阴森,他看向周擎,淡笑道:“这次府试,还真是让人不测,祝贺王上了。”

    周擎神采平平,道:“只是惋惜齐王这些年在大周贵寓面下的心机了。”

    齐渊一笑,道:“这次算是我齐王府棋差一着,不过王上也莫要太满意了,不这大周府,我齐王府照旧是齐王府。”

    “别的…”

    他声响顿了顿,看了周擎一眼,浅笑道:“我那大儿齐昊,现在听说在上将军麾下颇得欣赏,以是,王上也许很多注重一点。”

    听到此话,周擎眼瞳轻轻一缩,旋即面色不动,道:“上将军可不是背叛之人,这一点本王仍是信任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但愿吧,可是王上所信任的,最初仿佛都不太好的成果。”齐渊如有深意的笑了笑,而后不再多说,对着周擎抱了抱拳,便是回身而去。

    望着齐渊拜别的身影,周擎的眼神也是变得冷厉了很多,他晓得,这一次断了齐王府对大周府的经营,齐王府一定不会善罢甘休,看来往后,两边的争斗,也将会愈来愈凶恶…

    不过,他是不管若何,都不会许可现在的事,再次的产生!

wenxintixing:biaodemudejianbaibu(← →)qianhoufanye,gaodi(↑ ↓)gaodigunyong, huichejian:qianwangliebiao

投保举票 上一章章节目次下一章 插手书签 报错欠更

document.writeln(""); document.writeln(""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