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avegasystems.com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元尊 >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停息
    全城呼声如雷,呼叫招呼着周元殿下的声响冲上云霄,响彻八方。

    而城墙上的世人此刻倒是苏醒过去,只是眼神庞杂的望着周元的身影,生怕在场包含周擎,秦玉,沈太渊他们都从未想过,这个自豪周王朝走出的少年,此刻居然是具有了此等威势。

    一念之间,一名法域强人受诛。

    这是多么的气力?

    那是法域强人啊,苍玄天中最顶尖条理的存在,其翻手间就可以也许把大周王朝扑灭,乃至不止大周王朝,若是真让得那庞阳残虐的话,全数迷茫大陆,都将会被其扑灭。

    可此刻,这类存在,倒是在他们的亲眼目击下,被一掌扼杀...那种打击力其实是太强了,强到城墙上世人再度看向周元的眼光中,都是多了很多的畏敬。

    当气力强到超出平常人认知时,他们就只能顶礼跪拜,坚持畏敬。

    周元转过身,他望着那诸多畏敬眼光,倒是轻轻一笑,道:“诸位为我大周王朝镇守好久,倒是辛劳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大周的重臣那边敢蒙受,赶快纷纭弯身施礼。

    眼前的人也许只是大周的殿下,但其所具有的威势,远远的超出了身为王上的周擎,由于谁都大白,以周元这般气力身份,一个小小的王朝对他而言,底子不任何的意义。

    “黑毒王,这么多年不见,你也踏入神府境了么。”周元的眼光扫过这些大周重臣,而后逗留在了一道熟习的身影上。

    被周元的眼光锁定,那黑毒王马上额头上显现出一些盗汗,有些严重又有些侥幸的道:“没想到殿下还记得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是我从黑渊中带返来的呢。”周元有些怀想,昔时第一次分开大周城,他就前去了黑渊,也便是在那边,收伏了黑毒王。

    黑毒王感触感染到四方投射而来的恋慕眼光,咧嘴笑道:“跟殿下走出黑渊,离开大周王朝,可是我这辈子最准确的决议。”

    “明显那时你是不愿,而后被殿下种下了源纹,这才不得不投效大周。”一旁有声响传来,恰是那上将军卫沧澜。

    黑毒王翻了个白眼,道:“此刻这苍玄天,可有人有资历让殿下种源纹?”

    卫沧澜发笑,但又不得不认可这话还真是其实。

    “上将军这些年也是为我大周立下汗马功绩啊。”周元眼光也是转向了卫沧澜这个老熟人,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敢,这是部属应尽之责。”卫沧澜忙道。

    周元笑了笑,屈指一弹,有两道纤细流光射向了的黑毒王与卫沧澜,两人赶紧接过,定睛一看,竟是两枚披发着惊人灵气的浑圆丹药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炼制祖龙丹时的一些次丹,对源婴法域感化不大,我看你二人困在神府境也已多年,也许此物能让你二人更进一步。”

    黑毒王,卫沧澜呆了,他们哆嗦的捧着手中的灵丹,这类级别的丹药,他们昔日里听都没听过,可是眼下,却被殿下顺手的犒赏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很是大白这类丹药对他们的代价。

    “多谢殿下!”

    冲动得难以语言的两人间接跪了上去,连连拜谢。

    四周世人看得眼热,非常的恋慕,但他们也大白,两人在那大周微末时,就与殿下熟悉,此刻得此机遇,只能说运道太好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,一返来就拉拢民气,这些人此刻生怕都只认你这个殿下了。”周擎在此时笑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若是在其余王朝,一个王上如斯说一名殿下的话,生怕间接就会引发国际高层震撼,但在这里,世人都只是发笑,究竟结果说其实的,周擎这个王上的地位已远远配不上周元此刻的身份气力,一个大周,也不可以或许束厄局促住周元的脚步。

    周元掏出一些玉盒,而后递给了周擎,其内根基都是那些所剩下的次丹,他这半年炼制祖龙丹汇集了不少,眼下送给周擎来拉拢民气,加强气力,倒是恰好。

    周擎见状,也是不矫情的全数接了上去,以周元此刻的气力,随意漏点甚么边角料上去,对大周而言都是天大的机遇。

    周元又是将眼光投向了沈太渊,慎重的一拜,道:“这些年峰主镇守我大周王朝,周元在此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沈太渊笑着摆了摆手:“你好歹也算是我圣源峰的人,你走了,咱们固然得帮你将家给看好,不然等你返来怎样交接?”

    周元笑笑:“我也给峰主带了个礼品。”

    沈太渊无所谓的道:“我这把老骨头,此刻对甚么都没啥乐趣,以是真没甚么须要了...”

    周元掏出一个玉瓶,双手递了过去,道:“这是一枚祖龙丹。”

    沈太渊的声响戛可是止,他的眼光愣愣的望着那玉瓶内,此中有着一枚披发着道道光晕的神妙之丹悬浮,此中所披发的那种丹香,即使是有着玉瓶讳饰,照旧是引得他体内的源气在躁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祖,祖龙丹?”沈太渊咽了一口口水,祖龙丹这些年堪称是诸天中最世态炎凉的丹药,不知几多源婴,法域强人求而不得,以是就算苍玄天较为的封锁,但沈太渊也是传闻过,在他们苍玄宗内,此前也就青阳掌教辛劳万分才得了一颗,可是眼下,周元居然给他送了一颗?

    缄默了数息后,沈太渊闪电般的伸手将玉瓶接了过去,衰老的脸蛋显露如花儿般的笑脸:“这可真是太不美意义了...”

    固然坚持老脸很主要,可是这在祖龙丹眼前,又算个甚么呢?

    沈太渊信任,若是苍玄宗其余几个峰主晓得了他有祖龙丹,怕是眼睛都得妒忌红了。

    周元也是笑了笑,他固然晓得祖龙丹对源婴,法域强人的吸收力,这几近是没人可以也许谢绝的礼品。

    而沈太渊帮他保护大周王朝十数年,也算是不小的恩义。

    跟着城墙上的氛围完全的松缓上去,周擎则是看向远处,有些耽忧的道:“元儿,那圣魔军?”

    周元只是斩杀了那庞阳,可那支圣魔军倒是四散潜逃,这些也是毒瘤,若是任由他们在大周的河山内潜逃,无疑将会形成庞大的伤亡。

    周元笑道:“父王安心,没人可以也许在祸患了大周王朝后,安稳逃脱。”

    语言轻描淡写,可是此中包含之意,倒是让得世民气头一凛。

    而就在他们心中惊奇间,在那远处天涯,俄然有着一道道的流光破空而至,那每道流光都是披发着惊人的源气威压。

    那些流光的呈现,马上引得城墙上再度有了惊乱。

    “怎样回事?是圣魔军又杀了返来?!”

    “怎样感受他们变得更强了?”

    沈太渊面色也是大变,惊声道:“谨慎,来人中有不少法域强人!这是圣宫倾巢而出了?!”

    统统人皆是骇然。

    而就在统统人惶恐时,那一道道流光也是敏捷的出此刻了城墙上空,紧接着他们丢出了一道道人影,如同烂泥般的丢在了城墙上。

    嘭!嘭!

    那些人影砸在城墙上,世人看去,便是惊诧的发明那些鲜明是此前逃脱的圣魔军,而此时,恍如是被尽数的抓了返来。

    一道道惊诧的眼光投向虚空上,只见得那边的流光散去,一道道人影腾空而立,而最使得城墙上世人头皮发麻的是,他们发明这些人影,每人都是披发着刁悍的源气动摇,最差,都是源婴境!

    乃至此中二十多位,皆是披发着法域动摇!

    而在城墙上世人震撼时,那虚空上的奥秘步队,皆是对着周元地点抱了抱拳,有声响传来:“周元队长,逃者尽数抓回,无人漏掉。”

    城墙上,世人眼光有些艰巨的转回周元,这批气力惊人的奥秘强人,居然也是周元带返来的?

    面临着世人那种眼光,周元笑着诠释道:“这些都是我所招来的强援,我说过,这次返来,我的方针是...”

    “扑灭圣宫。”

    最初四字,平平中,似有滔天杀伐而动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而恍如也便是在那统临时候。

    圣州,圣宫深处。

    一片血海中,有一座祭坛耸立,祭坛之上,一道青丝飘舞,样子倒是如少年般的身影悄悄盘坐。

    他盘坐于此,全数六合恍如都是在顺着他的呼吸而动。

    俄然间,他展开了眼睛,眼内艰深如星空,淡然无情。

    “庞阳死了...”

    他望着虚空处,如同是洞穿了有数间隔,瞥见了那大周地点,那边所产生的统统,如同映照进了眼瞳中。

    而后,他见到了那道年青身影。

    “周元...”

    “昔时阿谁漏网之鱼,公然返来了...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

wenxintixing:biaodemudejianbaibu(← →)qianhoufanye,gaodi(↑ ↓)gaodigunyong, huichejian:qianwangliebiao

投保举票 上一章章节目次下一章 插手书签 报错欠更

document.writeln(""); document.writeln(""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