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avegasystems.com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元尊 >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血镜
    望不见绝顶的幽黑深渊自豪地上平空呈现,深渊中另有着可骇的拳印剩余气力散收回来,令得虚空都是在震颤。

    明显只是隔着一层看似薄薄的进攻结界,可却恍如是与生与死的边界。

    结界内阒寂无声。

    统统人都是缄默的望着,氛围繁重到让人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周元...”

    郗菁面颊此时一片惨白,她眼神有些恍忽,明显是有些难以接管周元居然在她的面前被一拳生生的轰死。

    她有些摇摇摆晃的上前两步,却赶紧被身旁的一些法域强人给阻止上去。

    郗菁不理睬其余人,只是喃喃道:“他不会有事的!”

    其余法域强人暗叹一声,先前太轩那一拳,可骇到没法描述,莫说是周元,就算是他们这些法域第三境的人若是挨上了,生怕都得重创,而周元,即使他本身极其的不凡,但不管若何,事实结果只是一个源婴境...

    “郗菁元老,节哀。”徐北衍轻叹了一口吻,面庞繁重的道。

    郗菁眼中忽的变得锋利,她盯着徐北衍:“是否是你搞得鬼?!”

    固然她不任何证据,但出于一种直觉,她对这徐北衍抱有深深得思疑。

    徐北衍闻言,却并不起火,只是沉声道:“若是你是怪我封闭告终界,那我的确要说一声抱歉,但若是我还须要做挑选的话,我照旧会这么做!”

    周围那些法域强人见状,也是纷纭出言相劝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郗菁这的确是在迁怒,事实结果徐北衍掌控结界权限,还须要对更多的人担任,之前的环境,若是延续延缓下去的话,一旦让得太轩也是冲进告终界,那所构成的效果无疑将会是扑灭性的。

    以是徐北衍这么做,是不任何毛病的。

    郗菁面沉如水,她冷冷的看了徐北衍一眼,不再说甚么,由于她晓得眼下的环境,就算她有所思疑,那也没人会信任她,延续闹下去,也不会有人撑持她。

    统统,都只能以后再看,若是到时辰她真的查询拜访出是徐北衍在搞鬼,不管若何,她都要将其斩杀,为周元报复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不过在郗菁这里消停时,虚空中俄然传出暴怒的吼怒声,只见得一头金色巨兽踏空而出,狠狠的抵触触犯在结界之上,将其撞击得波纹阵阵。

    恰是吞吞!

    先前两边分隔了一段间隔,但连它都没想到,周元这边会俄然呈现这类变故。

    世人也是认出了这头跟从在神女和周元身旁的后天圣兽,临时无言,只能任其宣泄,不敢上前安抚。

    而当结界内由于周元一行人的消逝而呈现动乱时,在那结界的前方,虚空歪曲,一道青丝人影显现而出。

    鲜明是太轩。

    跟着他的呈现,结界内统统的眼光都是投射而去,那些眼光中充溢着恨意和恐慌。

    太轩笑眯眯的迎着这些冤仇的眼光,他明显并不在乎,反而是将视野投放在面前的结界光罩下面,他伸脱手指,之间有浩大源气会聚而来,好像是构成了一轮残暴大日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残暴大日间接是轰击在告终界上,马上爆收回巨声,结界光罩下面有波纹绽开,但倒是毫发无损。

    结界内,本来提起心的世人马上不由得的松了一口吻。

    看来依靠着结界,倒是可以或许阻止住太轩。

    “好利害的进攻结界。”

    太轩也是赞叹了一声,这结界极其的不凡,一定是诸天圣者的手笔,此中又会聚了诸天这些法域强人的气力,这令得此时的他临时候都难以撼动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筹算以这结界来迟延时候吗?”

    太轩眼光投向结界内的诸天雄师,笑着点颔首:“实在你们的设法是没错,我这类状况的确是有延续时候。”

    听到太轩此话,诸天雄师马上眼睛一亮,公然,若是他们可以或许拖到对方状况生效,那末就可以或许停止反攻。

    太轩负手而立,他凝望着面前的结界光罩,淡笑一声,道:“只不干预干与题是,这玩意,真的可以或许护你们那末久吗?”

    徐北衍嘲笑道:“太轩,不要矫揉造作了,这道进攻结界乃是我诸天圣者所创,你想要将其突破,的确是痴心妄图!”

    太轩笑道:“一群漏网之鱼也敢言勇?”

    他挥了挥手,很快,前方六合轻轻的震撼起来,只见得那圣族雄师遮天蔽日而来,密密层层如蝗虫普通。

    圣族雄师呈现,此中呈现了半晌的动乱,紧接着便是有着诸多的身影如同是被驱逐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些大局部都是源婴,伪法域的圣族强人,此中更多的是一些丑恶狰狞的巨兽,鲜明便是周元在龙灵洞天打仗过的孽兽一族。

    这些被驱逐而出的圣族和孽兽族人,他们的眼中皆是带着一点茫然之色,不过很快他们就感受到一些不满意,由于他们从其余那些圣族雄师的眼光中瞥见了戏谑与同情。

    太轩转过身,他望着这些“养料”,这些都是属于圣族中位置较低的人,而那孽兽一族更不用多说,于圣族高层看来,只是如畜生普通,可随便宰杀。

    “诸位,圣族将会记得你们的功绩,你们的亲人,都将会由于你们的献身而受害。”太轩面露悲悯,徐徐说道。

    那些被挤出来的诸多圣族,孽兽族步队也是感受到一些不妙,他们眼中有张皇吐露出来,而后仓猝撤退退却。

    太轩眉心圣瞳中,有血红光线暴射而出,血光间接对着那些“养料”刷去,而但凡与其碰触到者,几近是瞬息间化为血水,血水升空,垂垂的在虚空上构成了一面庞大的血镜。

    血镜披发着一种非常的凶戾,恶毒之气。

    在那结界前方,诸天雄师呆头呆脑的望着这一幕,满身都是出现了无尽寒意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这太轩看待同为圣族之人,居然也是如斯的残暴...这圣族,果然是个无情之族。

    “他事实想要做甚么?”

    他们望着那面诡异的血镜,临时候也是起头有些感应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而他们,很快也就晓得了太轩想做甚么。

    当血镜成形时,在那前方,有数圣族强人眉心的圣瞳蓦地间伸开,下一刻,一道道圣瞳之光暴射而出,间接是射向了那诡异血镜。

    这些圣瞳之光一打仗到血镜,便是被折射而出。

    只不过被折射出来的圣瞳之光,已是化为血白色...

    噗!噗!

    有数道血红而诡异的圣瞳之光破空而至,落在告终界光罩之上,那一刻,本来通明的光罩起头变得猩红,如同是被无尽的鲜血所倾泻了普通...

    而最使得徐北衍等人惶恐的是,跟着那些猩红的舒展,进攻结界上,竟是有焦急促的波纹起头绽开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感受到,那进攻力极其可骇的结界,恍如是在此时起头被腐蚀,净化。

    从而变得...淡薄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而当这空中上圣族起头净化结界时,在那道看不见绝顶的暗中深渊最深处。

    土壤中,俄然有动手掌伸了出来,而后挣扎着爬出来,那是一道纤细的身影,不过此时她却显得有些狼狈,满身都是淤泥,但她却不顾本身,美目有些错愕的望向周围:“殿下?!”

    恰是苏幼微。

    她俄然听到暗中中有些响动,仓猝欣喜的看去。

    倒是见到两道身影踉蹡的走了出来,美眸中的光线马上黯淡下去。

    那是武瑶与赵牧神。

    “殿下呢?!”她仓猝问道。

    武瑶红唇牢牢的抿了抿,与赵牧神对视一眼,而后闪开了身子,苏幼微眸光望去,小脸马上煞白。

    只见得在那边,一道人影悄悄的躺在空中上,不,那已算不得是一道人影了,他满身几近是尽数的破裂,血肉,骨骼都恍如融会在了一路,若是不是委曲从那股熟习的纤细源气动摇可以或许辩白出来,苏幼微乃至都没法信任他居然会是周元。

    苏幼微有些哆嗦着徐徐上前,离开那破裂身躯的中间,跪坐上去,突然泪流满面,自从两人熟悉以来,她第一次见到周元如斯的惨痛...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

wenxintixing:biaodemudejianbaibu(← →)qianhoufanye,gaodi(↑ ↓)gaodigunyong, huichejian:qianwangliebiao

投保举票 上一章章节目次下一章 插手书签 报错欠更

document.writeln(""); document.writeln(""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