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avegasystems.com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元尊 > 注释 第十六章 挖墙角
    第二日,早晨。

    周元在喝了一碗九兽汤,吃了一碗玄晶米饭后,持续起头操练九十八式锻龙戏,吸纳源气,打击开脉。

    破费了一小上午的时候,周元再度遏制了四次冲脉,固然满身大汗,经脉刺痛,但感触感染着体内愈来愈松动的第一脉,他的心中,却是难掩欢快与等候。

    一旁有着侍女递过去毛巾,待得周元擦拭清洁后,刚刚恭声道:“殿下,您要的工具已送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周元闻言,马上一喜,快步入房,公然是见到在那桌上摆放了一个玉盘,玉盘之上,整整洁齐的摆放着十枚光彩不一的晶石。

    细心看去,则是会发明晶石内,有着一目了然的影子,构成各类兽形,披发着异光。

    这是兽魂晶,源兽在灭亡后,兽魂会凝集成晶石状,以便掩护兽魂。

    而周元要这些兽魂晶,明显便是要用来温养天元笔。

    “都只是一品兽魂晶。”周元看了一眼,这些兽魂晶都来自一品源兽,不过也恰好,品德太高的兽魂晶,以此刻天元笔的状况,生怕反而蒙受不了。

    周元将腰间的天元笔抽了出来,他手掌磨挲着笔身,斑驳的笔身致使手感略显粗拙,笔头的毫毛也是微显黯淡,惟有着那一道道陈旧奥秘的纹路,显现着这支天元笔曾的不凡。

    周元取来一柄小铁锤,间接就将一颗兽魂晶敲碎,显露一个小洞,而后他就将天元笔的笔头伸了出来。

    天元笔一打仗到兽魂晶内的兽魂,马上悄悄振动,笔尖的毫毛卷动,就将那兽魂卷起,唆的一声,兽魂消逝,间接是被吸入了天元笔中。

    跟着兽魂的消逝,周元手中的天元笔,却是显现了一点微小的光线,笔身上那第一道陈旧源纹,则是亮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公然有效。”

    周元微喜,持续依样画葫芦,将那一颗颗兽魂晶敲碎,再用天元笔将此中的兽魂接收。

    而跟着一颗颗兽魂被天元笔接收,笔身上的光线也是愈发的敞亮,那第一道陈旧源纹,更是有着淡淡的光线绽开。

    不过,就在天元笔接收到第八颗兽魂时,接收突然遏制了上去,任由周元若何的捣鼓,天元笔都不再接收,笔身的光线,也是垂垂的平复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吃饱了?”周元愣了愣,终因而大白过去,马上气得笑作声来,这个忘八天元笔,让你好好的接收兽魂规复灵性,成果你还嫌吃得撑?!

    不过天元笔脾性不小,吃饱了硬是不吃,周元也没方法,只能啼笑皆非的将其收起来,筹办明天再持续豢养。

    只是如许一来,想要将这第一道陈旧源纹点亮,却是须要一点时候了。

    不过周元也不急,以是反手将天元笔插在腰间,便是出了屋,他明天筹算去一趟大周府,固然他信任苏幼微不会被齐岳给撮合,但也很多去看看,省得齐岳阿谁家伙暗中找费事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大周府。

    周元在此中逛了一圈,没见到苏幼微,找人问了一下才晓得,这丫头又跑去藏学堂干活去了。

    以往大周府的藏学堂算是人迹罕至,可自从苏幼微在这里兼职干事后,这里却成了大周府中的热烈处所,老是时不断的有着人溜过去,伪装着借书的名义,来和苏幼微套近乎。

    周元走进藏学堂,柜台处却是没瞥见苏幼微,因而他转了一圈,脚步刚刚停上去,望着后方的庞大书架之间。

    在那边,娇躯苗条的奼女,站在高椅上,收整着藏书,谨慎翼翼的擦拭着灰尘。

    此时有着阳光从窗外零散的射出去,阳光中有灰尘飘动,奼女那晶莹剔透的俏脸,在阳光中反射着光芒,苗条的睫毛悄悄眨动,小嘴微翘,悄悄哼着小曲,布满着芳华的活气。

    咳。

    周元轻咳一声,狠心的突破了这斑斓的一幕。

    苏幼微惊觉,赶快垂头,在见到是周元后,那俏脸上马上有着惊喜涌出来。

    周元走到高椅下,一昂首,却是一愣,由于苏幼微身穿戴院服,下方是裙摆,以是印入视野的便是两条苗条白皙的长腿,滑腻如玉,让人有摸一把的打动。

    “殿下!”

    发觉到了周元的眼光,苏幼微也是发觉,立即面颊绯红,羞怒作声,手中厚厚的书一抖,便是有着一片灰尘飞上去,盖住了周元的视野。

    “哇,眼瞎了。”周元赶快借坡下驴,捂住眼睛。

    苏幼微从高椅上轻巧的跳上去,将册本放在书架上,红着脸白了装腔作势的周元一眼,啐道:“下贱。”

    周元展开眼,无法的道:“这是不测。”

    苏幼微轻哼一声,道:“无所事事的殿下怎样有空跑这里来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再不来,怕我家小悄悄被人给拐走了。”周元笑道。

    “噫,好肉麻!别乱叫!”

    苏幼微俏脸一红,羞恼的剐了周元一眼,而后小嘴微撅,有些忧?的道:“你也晓得啦?那齐岳找了我好几回,烦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让你大考后插手乙院?”周元双目一眯,这个齐岳,还真是够狠,连他的墙角都敢挖!

    苏幼微点颔首,对大周府的府主之争,她并不太清晰,但她却是晓得周元和齐岳不对,以是对齐岳的各类撮合,她都只是对付推托。

    “那家伙给你开了甚么价?”

    苏幼微又是白了周元一眼,刺耳死了,不过她晓得周元不是阿谁意义,以是道:“甚么繁华贫贱就不说了,还应诺我踏入养气境后,会给我一部可以或许修炼出三品源气的功法。”

    “真舍得啊。”周元有些惊奇,三品源气的功法,要晓得,他们皇室最高品级的源气功法,也才四品罢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仍是谢绝了。”苏幼微眼珠中有着水润明灭,她低声笑道:“他很不欢快,就问我你给了我甚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,殿下并不给我甚么工具,他只是帮我踹开了一扇门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响,愈发的轻细,但却是让得周元苦笑一声,现在纯洁是途经,瞥见一个小女人冒着暴雨跪在药坊之前苦苦乞求,而他临时满腔怒火的上前一脚踹开了药坊紧闭的大门。

    但他却不知,那时的有意之举,对苏幼微而言,却是深切心灵的烙印。

    “齐岳那家伙,生怕得气死。”周元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跟我没干系啦。”苏幼微掩嘴轻笑。

    周元点颔首,心中却是暗想,等苏幼微踏入养气境后,他也应当为她筹办一部品德不低的功法,不然真是华侈了她的先天。

    “比来开脉怎样样?”周元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错,大考之前,买通第四脉应当不难。”苏幼微随便的说道。

    周元啧啧赞叹一声,苏幼微的先天,公然相称的超卓,若是她也是有着和他一样的前提,天天喝九兽汤,吃玄晶米,生怕就算是齐岳,都比不过她。

    不过周元可不敢提天天带九兽汤,玄晶米给苏幼微,这丫头心里很敏感,也很强硬,毫不会接管周元这类赞助。

    “之前楚府主但是跟我说了,必然要把你拉进甲院。”周元看向苏幼微,道。

    苏幼微想了想,笑哈哈的道:“那你跟他说,让你也进甲院,我就去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随便,但那眼珠中却是有些耽忧,由于进入甲院,必须大考前十,而周元不曾开脉,光凭仗着那些入门级的源纹,明显很难进入前十。

    而据她所知,楚府主但是一个比拟垂青端方的人,若是周元进不了前十,就算他是殿下,生怕楚府主都不必然会给体面。

    周元看了她一眼,若何不晓得她的心机,也是有点打动,笑道:“不必担忧我,甲院我必定也会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瞧得周元如斯山盟海誓,苏幼微也就不很多多少说甚么,只是点颔首。

    两人说谈笑笑的走出版架,刚过转角,一道身影忽的出此刻了两人的眼前。

    那是一名身段略显高峻的少年,样子也是漂亮,他望着同时走出来的周元与苏幼微,面色微变了一下,旋即显露自持笑脸:“殿下。”

    而后他视野再看向苏幼微,眼神一会儿变得温顺了上去:“幼微,你忙完了?明天偶然候吗?我请你用饭?”

    周元望着着漂亮少年,双目却是悄悄一眯,将其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林枫,也算是大周府重生中的风波人物,听说是这次大考无望第一的人。

    但据他所知,这个家伙,已被齐岳撮合了。

wenxintixing:biaodemudejianbaibu(← →)qianhoufanye,gaodi(↑ ↓)gaodigunyong, huichejian:qianwangliebiao

投保举票 上一章章节目次下一章 插手书签 报错欠更

document.writeln(""); document.writeln(""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