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avegasystems.com
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元尊 > 注释 第六章 祖地宗祠
    大日初升,暖和的晨曦晖映在大周城上,耀耀生辉。

    大周王宫。

    当一夜未眠的周元赶到宫门前时,此处已是人马静立,数千禁卫军身披重甲,手中枪矛,闪灼着寒芒,军威激烈。

    周擎坐于一匹通体火红的骏马之上,笑望焦急仓促赶来的周元,道:“筹办好了吗?”

    明天,恰是大周祖祭的日子。

    周元使劲的点了颔首,眼中有着浓浓的期望之色在涌动,他晓得,他体内的八脉可否重现,起头开脉修炼,就要看本日了。

    有着侍卫牵着一头火红骏马过去,那骏马尾尖上熄灭着火焰,但那头部的地位,鲜明是一个略显狰狞的狮头。

    此为火狮马,乃是一品源兽,耐力悠长,可驰骋千里而不歇。

    本来火暴的火狮马,早已被顺服,以是当周元翻身上去时,火狮马仅仅只是甩了甩火尾,便是宁静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父王,走吧。”周元拉住马缰,少年那黝黑的眼珠恍如是在熄灭,启齿说道。

    周擎笑着点颔首,而后手掌一挥。

    呜!

    有着军号之声响彻而起,紧接着,上千重甲兵士便是化为一股大水,将周擎,周元保护于傍边,而后踏着霹雷隆的震撼声,涌出了王宫,顺着城内的街道,直奔城外而去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大周皇室祖祭之地,恰是大周皇陵地点,皇陵距大周城稀有百里,不过以他们的脚程,两个时候后,便是到达。

    一座高耸青山之下,周擎与周元皆是上马,禁卫军在此处罚散开来,看管着遍地通道,即使是飞鸟,如果接近,都将会被射杀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咱们大周皇室皇陵地点。”

    周擎指着面前这座高耸青山,缄默了一会,徐徐的说道:“昔时咱们周家,便是从这里起身,最初打拼出了一个大周王朝,只不过没想到,前辈的尽力,竟会在我的手中,被打回真相。”

    望着周擎那有些黯淡的神采,周元轻声道:“父王不用自责,武家故意算无意,数百年合计,谁也没法预感,以是并非错在父王。”

    周擎苦笑了一声,也不再多说,只是迈步对着那青石铺就的石梯走上:“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周元点颔首,紧随而上。

    石梯通往青山之巅,有九千九十九梯,直上云霄。

    两人徐行而上,神采庄严,一炷香后,到达了山顶,只见得那山顶处,一座玄色的宗祠耸立,陈旧而沧桑,恍如历经光阴。

    立于宗祠之前,周元转过甚,在这个高度俯览下去,面前马上悄悄一亮,只见得在那大地上,三座山脉纵向耸立,隐约间,竟是构成了一个自然的川字。

    而三条山脉弯曲蒲伏,如同潜龙,拱卫着他们脚下这座青山,似三龙托珠,一股澎湃气焰,油但是生。

    “好强的气焰。”周元赞叹了一声,他们周家的祖地,看来风水极佳,怪不得可以或许斥地王朝。

    “六合间有气运,而这地脉风水,也算一分,我周家可以或许起势,也多亏了这祖地风水。”周擎笑道。

    周元抿了抿嘴,道:“地脉风水算一分,但更多的,仍是前辈的尽力,天行健正人以自强不断,只需勤恳自强,再烂的牌,也会有着翻身的机遇。”

    “而不劳而获,再好的牌,也有颠覆之危。”

    少年声响固然显得有些稚嫩,但那隐约间流露出来的坚固,却是让得周擎有些另眼相看,面庞上的笑脸,更显欣喜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些年的遭受,也不见得尽是害处。”

    周擎摸了摸周元的脑壳,而后步入宗祠,周元跟上,只见得大殿内,供奉着一座座的灵牌,香火围绕,那些都是大周皇室的前辈,在周擎的率领下,周元对着那每座灵牌上香施礼。

    最初,周擎的脚步停在了最深处一座灵牌之前,这是他们大周皇室的第一任建国天子,周擎在恭顺的施礼以后,而后伸脱手掌,将这座灵牌,悄悄动弹。

    霹雷。

    灵牌动弹,马上有着低落之声传来,而后周元便是诧异的见到,在那灵牌后方的石壁上,竟是徐徐的裂开了一扇厚重而隐蔽的石门。

    石门以内,略显暗中,一片幽邃,显得奥秘。

    周擎望着石门后,神采有些庞杂,道:“你可否开脉修行,就看此处了。”

    周元闻言,神采也是变得严重了很多,手掌紧握着,眼神忐忑,不论他再幼年老成,也终归只是一个少年,在干系着本身可否开脉修行的这类大事先面,仍是没法坚持相对的沉着。

    周擎看了周元一眼,而后便是走入石门,石门以后,是一条长长的石壁走廊,走廊上熄灭着长明灯,带来着暗淡的灯光。

    两人都不作声,全部走廊中,惟有着脚步的纤细声响。

    如斯前行大约了十数分钟,周擎与周元的脚步停了上去,由于走廊已到达绝顶,呈现在他们面前的,是宽广的陈旧岩穴。

    岩穴的绝顶,耸立着一座石台。

    周擎间接离开石台后方,此时周元刚刚发明,石台上的空中上,竟是铭记着诸多陈旧的源纹,这些源纹构成了一个莫测的图案。

    以周元现在的源纹成就,底子就没法分辩出这些源纹事实是几品,他只是在脑海中恍惚的描画了一下,就感触感染到神魂大批耗损,悄悄晕眩,立即赶快发出眼光。

    “父王...”周元看向周擎,莫非在这里,可以或许处理他八脉不显的困难吗?

    周擎望着石台上那些陈旧的源纹,面色变得凝重了一些,道:“在咱们周家,一向都有着一道密言口口相传,那道密言说,在这密屋中,埋没着一道大机遇,可以或许助咱们周家,真正万世昌隆。”

    “而开启这道大机遇的钥匙,便是我周祖传承者的血脉,不过,固然咱们周家历代的帝王城市离开此处,试图以血脉开启,但终究,都是无一破例的失利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他看向周元,道:“以是我将你带来,看看你是不是可以或许开启这道大机遇,如果胜利的话,想来要处理你八脉不显的题目,应当不难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周元望向面前这座陈旧石台,诧异不已,明显是没想到在他们周家,居然还传播着如斯一道密言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周擎拍拍周元的肩膀,道。

    周元深吸一口吻,心中也是在打鼓,不过他仍是鼓足勇气,走上石台,在那一道道陈旧奥秘的源纹中盘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掏出一柄尖锐的小刀,一咬牙,间接自手段处划过,马上鲜血滔滔流淌出来,而后顺着那些源纹的刻痕,舒展开来。

    短短不过数息,石台上那些源纹,就化为了鲜红色采。

    在那石台外,周擎望着这一幕,手掌也是不由得的紧握起来,眼中尽是严重之色。

    感触感染着鲜血的流逝,周元本就显得有些文弱的稚嫩面庞,马上变得更加的惨白,他死死的盯着那些庞杂的源纹,心跳如雷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我最初的机遇了么...”

    周元牙关紧咬,忍耐着脑海中的阵阵晕眩感,此时现在,母后秦玉那吐血的一幕,再度自面前显现,令得贰心中阵阵刺痛。

    “母后为了我,元气大伤,寿元大损!”

    “父王为了我,被武王斩断一臂!”

    “我本身气运被夺,圣龙.根被破,毒气噬命!”

    “我大周内忧内乱,随时有着颠覆之危!”

    “以是,我要转变这统统,我要为母后规复寿元,为父王规复大志,让我大周子民不再担惊受怕,并且将我那所落空的统统,都从头的夺返来!”

    “...这一道大机遇,我周元,要定了!”

    吼怒声在心中蓦地响彻,那一刹时,周元的身躯恍如是猛的一颤,隐约间,如同是有着一道愤慨而不甘龙吟之声自他身材最深处,响彻而起。

    嗡嗡!

    也就在这一刻,石台之上,那被鲜血笼盖的陈旧源纹,竟是迸发出了残暴的光线,光线会聚而来,好像水银,敏捷的将周元覆盖。

    从天而降的变故,让得石台外的周擎也是一惊,仓猝看向周元,再而后,他便是震动的见到,当那光线会聚而来时,盘坐在此中的周元,竟是在此时,平空的消逝不见...

wenxintixing:biaodemudejianbaibu(← →)qianhoufanye,gaodi(↑ ↓)gaodigunyong, huichejian:qianwangliebiao

投保举票 上一章章节目次下一章 插手书签 报错欠更

document.writeln(""); document.writeln("");